筆趣窩 > 秦時小說家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山河破碎(第二更)

第四百六十五章 山河破碎(第二更)

  “太子,既然此人有可能不為所用,那就除之,以血衣候曾經在軍中的威勢,當可借助他的力量收納南陽之地?!?br/>
  “期時,太子無論是在朝,還是在野,都將無懼任何人!”

  身為太子的心腹,韓千乘自是明白太子所言何意,往昔種種發生的一切,于南陽守葉騰來說,都意味著不小的屈辱與壓迫。

  而今,大勢在手,話語權與份量都將極重,盡管明面傳音支持太子,但與其自身來說,沒有耗費任何東西,反而還從新鄭得了不少好處。

  念及此,既然不為所用,那就殺之,換上聽話的人。

  “葉騰身上牽扯極大,貿然除去,只會造成極大的麻煩?!?br/>
  “數年之前,天澤的背后就隱約有秦國道武真君的影子,不然,葉騰也不會放任天澤做大,而今,葉騰膽敢出手,除非有足夠的自信無視道武真君?!?br/>
  “亦或者說,就是道武真君在其背后支持,真是如此,除去葉騰與否,已經不重要了?!?br/>
  能夠在復雜紛紜的朝局登臨太子之位,又精研申不害留下的術治,自是通曉權謀縱橫,南陽所發生的一切,自己雖未親自一觀,但也能夠猜測一二。

  千乘所言,固然有一定道理,但如今的局勢很有可能是,除去一個葉騰,又會有另外一個葉騰出現,那時,南陽倒戈,自己在朝中的位置險矣。

  “那我們現在應該做些什么?”

  韓千乘點點頭,自己能做的也就是為太子分憂,既然葉騰不能動,于情于理,在南陽明面的支持下,太子一系將壯大。

  “昔者堯之治天下也,以名?!?br/>
  “其名正,則天下治。桀之治天下也,亦以名。其名倚,而天下亂。是以圣人貴名之正也。主處其大,臣處其細。以其名聽之,以其名視之,以其名命之?!?br/>
  “身為太子,現在我們能做的很多很多,不知道九弟是否能夠撐下去!”

  九弟的確有才學,數年前,能夠引來秦王政親臨新鄭相見,已然說明了一切,但有才學,并不意味可以在朝堂上立足,并不意味著是一位合格的棋手。

  他兩上《強韓書》,父王均否決之,朝廷上下也是否決之,已經說明了問題,韓國大勢不在其身,不明白這一點,就算三上《強韓書》也是一樣。

  如今,自己登臨太子位,九弟這個被父王安排給自己的平衡之石頭,當不在成為威脅,君者,力之源泉也,相對于九弟,自己就是君!

  而他,只是臣子!

  ******

  “師叔,這是韓國南陽傳來的文書!”

  眨眼之間,深秋已歿,凌冬徐徐降臨,忽而一夜之間,屋外滿是白霧寒霜,呼吸吞吐之間,天地間的寒氣隨風而動,籠罩乾坤之內。

  臨淄天上人間的后方庭院內,周清正在洗煉玄功,鑄就戰法,腳踏陰陽,手握天道,運轉無極大勢,一舉一動之間,浩瀚的天地之力內蘊。

  靈覺擴散天地之間,化作一縷縷精純的光束,透過周身百脈,紀數涌動,加持其上,玄妙之門運轉,體內嗡鳴之聲不住而起。

  一道道奇異的玄光透體而出,臟腑之內,更是道紋交織,道印連綿,罡氣如今已經快要覆蓋四處區域,按照如今的進度,待明歲春時,便可滋養出混元無垢的內罡。

  柔和的玄光護體,太極之道施展開來,用意不用力,看似軟綿無察,實則剛柔共濟,隨時一轉至剛至陽,滔天攻伐。

  一側,小靈從遠處奔跑而至的晏平手中接過一道紙質信函,掃視其上,輕語之。前后,晏平拱手而退,未敢在此地停留。

  小衣一如既往,亭立靜默,淺紫色的衣裙加身,小碎花的紋理盤桓,很是精致典雅,修長的**覆蓋絲足長襪,縱然冬日,亦是無侵。

  秀麗的紫色長發隨風而動,面紗遮掩,深紫色的雙眸靜觀遠處周清舉動,渾身玄光隱現,似有所得,似有所悟。

  “又是南陽的信?!?br/>
  一套拳法演練完畢,抱元歸一,散去大勢,單薄的道青色錦袍加身,踏步而動,出現在小靈跟前,口中輕語一聲,接過信函,直接打開。

  “師叔,韓國南陽之地的事情不是已經解決完畢了嗎?”

  數月來,從南陽那邊傳來的信很多,幾乎每隔十天半個月就來上一封,又聽師叔零碎之言,天澤早已經被鎮殺,南陽也已經握在手中。

  新鄭那邊又陷入僵持的局勢,說的比較多的便是局勢爭斗,如今,想來也是那般。

  “南陽的事情解決,但南陽之地對于新鄭的影響越發之大,從這封信的時間上來看,十天之前,新鄭西宮之內,王族元老請命,盡廢數年來韓非施行的法治?!?br/>
  “韓王安允之!”

  “此外,大將軍衛莊不聽君令,本欲剝奪權位,幸得太子韓宇求情,韓王安允之,在軍中設立左右監軍,以制衡大將軍!”

  “哈哈哈,想不到姚賈的手段竟然會這么快,區區十萬金就達到這般的效果,韓國當真無人耶!”

  目光所至,紙張上的所有內容盡皆一覽,數息之后,一切種種在心間沉浮,周清朗朗一笑,那姚賈行事還真是夠決絕,不過自己很喜歡。

  后續雖還有小事,但比起西宮政事都不算什么了,將信紙遞于小靈,緩步走向不遠處的涼亭之內,那里已經有天上人間的侍女調酒香茗。

  “師叔,芊紅姑娘所言,今歲,南陽地不過上交往年一層的賦稅,連帶著南陽地周圍的王族大臣都少交了一半以上的賦稅?!?br/>
  “令得韓國府庫直接空虛了!”

  對于南陽地的事情,小靈還是挺好奇的,師叔坐鎮齊國臨淄,遠在數千里之外,運籌帷幄韓國之事,實在是大手筆,大動作。

  信上所言,除了師叔先前所語的那些,今歲秋日,韓國國府所收連往年一半都沒有了,韓國本就弱國,弱國大都窮國,本就窮困,此舉雪上加霜也。

  “南陽地的動靜,一開始或許不為新鄭諸人知曉,但已經過了數月,那些精明的王族大臣與西宮重臣不會不清楚?!?br/>
  “如今的韓國,只剩下最后的千里國土,南陽雖在,但實則統轄地不過三五百,百多年前,不過小一點的諸侯國,亦或者同十多年前的洛陽的周室一般?!?br/>
  “國勢傾頹,性命為上!”

  南陽地天澤不存之后,未幾,自己便是傳書姚賈從大梁城入新鄭,謀略弱韓之法,比起魏國,弱韓于姚賈來說,實在是輕而易舉。

  數十年來,整個韓國的版圖早就已經支離破碎,河東留下兩三座城池,河內留下三五座城池,都是當年出讓上黨移禍趙國時在大河北岸保留的根基。

  西面的宜陽孤城與宜陽鐵山,在秦國滅周之后,已經陷入了秦國三川郡的包圍之中。大河南岸的都城新鄭,土地只剩下方圓百里,夾在秦國三川郡與魏國大梁的縫隙之中動彈不得。

  西南的南陽地原本是韓國國府直轄,實際上便是王族的根基領地,但自從秦軍多次侵入此地后,王族遷徙,地域雖遼闊,但遠非往昔的富庶可比。

  山河破碎風飄絮,不過如此,姚賈以重金賄賂西宮重臣,焉有不成之事?廢掉流沙近年來的所謀之功,鉗制握在流沙手中的十萬大軍。

  此般,當斷絕韓國最后一點希望。

  “師叔,上面似乎提到流沙與趙國陘城書館的相謀?!?br/>
  “上次在小圣賢莊,那二人便是陘城書館的人,想要尋找蒼龍七宿,韓國如此,難道也是想要尋找蒼龍七宿?”

  看到紙張的最后,小靈將其收攏疊起,按照往常的處理,揮手間,將其落在火爐之中,短短數個呼吸,便是化為灰燼,風吹而碎裂萬千。

  “蒼龍七宿卻有逆改大勢的可能性,但卻無真正逆改天道大勢的可能,縱是尋到蒼龍七宿也是無用,況且陰陽家也不會允許他們找到的?!?br/>
  “流沙寄希望于其上,應該明白這一點,想來,他們是想要延伸韓國之命,以期重振戰國之名?!?br/>
  已經被陰陽家握在手中的東西,那些人如何能夠找到,不過韓非手中的那把逆鱗之劍卻是有點意思,名劍有靈,鱗羽而生,本就非凡。

  西宮政局如此,流沙等人的希望越發之渺小,倘若沒有外界之力,單憑新鄭流沙,已無挽回大勢的機會,蒼龍七宿,的確是一個最佳選擇。

  “嗯,頓弱先生,他怎么來了?”

  隨意入座早就鋪好的一掌絨毯之上,一側姿容上佳的侍女輕緩的斟倒茶水,云霧綿綿,香氣擴散,正欲要多說什么,眉頭一挑,眼中泛著紫光,看向庭院某處。

  小靈聞此,下意識的看將過去,似乎并無什么動靜,然則,三個呼吸過后,剛離去不久的晏平再次小跑近前,躬身拱手一禮。

  “大人,名家頓弱來訪!”

  語落,小靈靈覺擴散,隱約感受到遠處一股迥異的百家傳承之氣。

  “請其入廳,我待會就到?!?br/>
  周清頷首以對,一直以來,頓弱都待在齊國,時不時的游走北燕,實施應候范雎的遠交近攻策略,以合數年后的一天下大勢。

  只消期時山東六國不聯手而動,它們當不足為懼。以其之才,此事不難。

看過《秦時小說家》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