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神話版三國 > 第三千五百零八章 簡直就是工具人

第三千五百零八章 簡直就是工具人

  “不過那家伙不重要,我的意思是這樣的,司空膨脹我們要理解,所以在貴霜主力突進來錘曹司空的時候,我們試試能不能抄掉喀布爾,不能的話也不虧,他們步兵的殺戮效率,還能有我們騎兵高了?”陳宮笑瞇瞇的看著李傕等人說道。

  因為當前這破地形,雙方的主力都是以防御兵種為主的,以能打能抗為重心的兵種,在作戰效率和斬殺速度上自然會出現一些問題。

  雖說狼騎和鐵騎已經屬于作戰效率和斬殺速度垃圾的騎兵兵種了,但是相比于盾衛啊,槍盾兵啊,螺旋槍兵這些奇葩的兵種,他們在作戰效率方面還是有那么一點優勢的。

  “我問個問題啊,這個問題非常重要?!眳尾继质疽獾?。

  “說吧,奉先?!标悓m點頭示意。

  “曹司空是智障嗎?”呂布看著陳宮詢問道,“對面這幾個家伙都能想明白的事情,曹司空會不知道嗎?”

  “你給我重新組織語言?!惫岙攬龇瘩g道,雖說他們的智商確實是短板,甚至他們自己承認比智商的話,自己還是將腦子丟掉比較好,但你呂布這么說出來的話,過分了啊。

  “還重新組織啥??!”呂布的虎目瞪了一眼郭汜,“我都能想明白,你覺得曹司空想不明白?你難道覺得你比那家伙聰明?”

  郭汜沉默了一下,呂布拿自己對比之后,郭汜覺得這個討論已經沒有意義了,而且呂布的問題很正確,他們都能知道,曹操能不知道?

  “有一種智障叫做聰明人的智障?!标悓m無可奈何的說道,“阿瞞最近膨脹的已經不知道自己姓啥了,總是一副老天爺的親兒子造型,實際上他已經上頭了,看問題的角度不同啊?!?br/>
  “好吧,有時候聰明人也會干一些蠢蛋事情?!崩顐嗷貞浿约业暮谝挛鬃?,覺得這種回答并不是掩飾。

  “荀文若那家伙我估摸著對方可能想的有些多?!标悓m端了一杯茶水喝了兩口說道,“阿瞞的資質很迷,我都知不道那家伙為什么敢抱這樣的想法,順帶你們覺得目前軍團之中有多少二五仔?!?br/>
  “二五仔?”李傕一愣,然后幾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神色,看起來多多少少都發現了一些問題。

  “對方投誠和打服之后篩選的最大不同就在這里?!标悓m帶著嘲笑說道,“前者你無論怎么謹慎,都會摻雜一些敵人,有些人進入隊伍的那一刻就是為了給你添堵,而你還不能在對方出格之前,就將對方弄死,后者但凡是看不慣的弄死就弄死了?!?br/>
  李傕幾人聞言皆是點了點頭,哪怕是呂布也明白這個道理,前者需要講究吃相,要收攏人心,而后者哪怕將對方端上鍋吃掉也是完全合乎情理的,贏家通吃,不外乎如此。

  “二五仔很多的,巴拉克和古瑪拉離開就是不想被波及,哪怕他們是真的愿意投誠,等真出事的時候,他們也免不了被波及的?!标悓m平淡的說道,“這也是為什么這一戰非常有必要的原因?!?br/>
  “靠戰爭手段清洗內部的問題嗎?”李傕不太滿意的說道,他討厭戰爭之中摻雜那些奇怪的東西。

  “也不算吧?!标悓m隨口說道,“最多只是確定一下人選而已,畢竟吃相還是很重要的,至少要給個機會?!?br/>
  “也就是說現在是多頭怪的狀態?”華雄抱臂不滿的看著陳宮,曹操,荀彧,陳宮三個能影響漢軍狀態的人,三個想法,這是要死吧。

  作為軍事主官,尤其是這種身經百戰的家伙,很清楚,戰爭的時候,只有一個聲音的重要性遠遠強過所謂的來回變更戰術。

  “不,只有一個腦袋?!标悓m搖了搖頭說道,“經歷過安息戰場之后,誰還敢在這種戰場上精分,他不怕死,我還怕呢!”

  “那您現在什么意思?”華雄看著陳宮,瞇著眼睛說道。

  “阿瞞哪怕沒想過貴霜上手直接決戰性對攻,但只要貴霜進入戰場,和盾衛交手,那家伙也必然會看出來?!标悓m無所謂的說道,“那家伙的戰術很簡單,正面頂住貴霜的轟炸,然后由鐵騎和狼騎延伸劫殺,這是最標準的翼型陣,最多受限于地形,兩翼展不開?!?br/>
  “那您什么意思?”華雄當即追問道,而呂布不滿的瞪了一眼華雄,你小子居然你敢兇我的軍師?

  華雄鳥都不鳥呂布,除非陳宮給出合理的回答,否則華雄扭頭就告訴曹操,倒不是告密,而是一個軍團幾個指揮的話,那大家都得完蛋,作為百戰強兵,孰輕孰重,華雄還是清楚的。

  “我賭曹司空的中軍出問題?!标悓m平淡的說道,“阿瞞這個人我認識了這么多年,這家伙有時候自信的讓人頗為懷疑?!?br/>
  “這和中軍出現問題有什么關系?!崩顐噙@時也認真了起來。

  “中軍有二五仔啊,我不怕你們去給那家伙說,我直說吧,辛格是二五仔?!标悓m無所謂的說道,“那家伙并不是什么原旨黨、公主黨,只是礙于局勢變成了公主黨而已?!?br/>
  “曹司空是腦子有病嗎?”李傕頭都大了,“曹司空難道就沒有一點點的察覺嗎?”

  “正因為察覺了才將對方放在中軍啊,這既是信任,也是約束啊,而且中軍最能看清楚,也最能讓對方明白真實的局勢,沒有什么比事實更能說服別人的?!标悓m頗為理智的說道。

  “你們這些玩戰術的,一個個厲害的不行了,我服了?!比A雄當即對著陳宮豎起了大拇指。

  “你看,辛格是個投機份子,可你也得承認這個人是有能力的,當初我們攻打坎大哈的時候,巴拉克將卡貝奇、貝洛納、艾索特等人都帶在身邊,而留守坎大哈的則是辛格?!标悓m很是隨意的講述道。

  當然陳宮也知道巴拉克當初沒帶辛格,還有另一方面的原因在于卡貝奇等人都是原旨黨,辛格并不是,為了避免沖突,但從這一方面也能說明一些問題,能稱之為對抗的兩方勢力,至少差距不能太大。

  實際上當時能均衡的另一方面原因在于狄法納,岡比亞斯這些人也不是原旨黨,當然這些家伙在巴拉克調頭之后,發現大勢不可違,果斷也就跟進了,然后一起投了。

  這些人其實對于投漢室都有些怨念的,只不過曹操這個人也是很有魅力的,諸如狄法納等人目前已經算是被曹操說動了,以至于親貴霜勢力已經削弱到沒幾個人了。

  這也是為什么曹操這么拽的要將一個二五仔弄到中軍的原因,曹操最近已經膨脹到了我連二五仔都能折服的程度了。

  李傕等人聽完陳宮的解釋,皆是陷入了沉默,雖說有些過分,但是按照陳宮的講解,他們還是能理解曹操最近膨脹的心態的。

  “也就是說曹司空只要擺平這一戰,辛格也就該死心了?”李傕嘴角抽搐的說道,“腦子有病嗎?”

  “這種感覺怎么說呢?我有些能理解?!眳尾家桓睉n郁的表情。

  “你能理解個鬼,你有曹司空的腦子?”郭汜諷刺道,之前你呂布自己才說了,腦子不如對方的好吧。

  “你懂個蛋蛋!”呂布沒好氣的說道,“陳子川當年腦子有病搞得集獎券游戲還記得不?”

  “……”華雄臉色一黑,“前面收集的時候都無所謂,越到最后越積極,缺最后一個獎券的時候,我感覺我的脾氣都暴躁了?!?br/>
  “這不就對了,曹司空現在明顯也是這個情況?!眳尾纪铝丝跉庹f道,“整個北貴投靠過來的將校都基本擺平了,連之前的不太原因的岡比亞斯等人都投自己的,就剩辛格了,擱你什么想法?!?br/>
  “不搞個大圓滿,無法展示出我的厲害??!”華雄黑著臉說道。

  “這不就對了?!眳尾家慌氖_,一副華雄你還是很懂的表情,而華雄也是拱了拱手表示我也很理解這種感受。

  “大致就是這種心理吧?!标悓m懶得進行更細致的分析,“反正阿瞞是上頭了,到時候貴霜強襲正面,那家伙肯定讓你們從兩側出擊,收縮盾衛防線,給你們創造機會,從戰略戰術上講,這是沒問題的,我也認同的,而我的意思阿瞞的中軍爆了之后,你們繼續打就是了?!?br/>
  “……”李傕聞言眼角一陣抽搐,陳公臺這是真拿曹操當誘餌用啊,不不不,這都不是誘餌了,這是工具人吧,用完曹操就被爆掉了。

  “我尋思著啊,一旦貴霜能突破擊破前方盾衛,中軍主動前壓,辛格就有可能反戈一擊,直接接貴霜進場?!标悓m頗為隨性的說道。

  “這個時候,按照兵法的話,兩翼是應該自行回籠,拱衛中軍,但如果從軍令上講,沒有軍令的話,也可以不回的,實際上這個破地形,到時候軍令肯定過不去,我覺得換家好啊,說不定連喀布爾都能直接拿下來?!标悓m笑的頗為陰森。

 ?。?。:

看過《神話版三國》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