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神話版三國 > 第三千五百零八章 膨脹中

第三千五百零八章 膨脹中

  這話是沒有辦法反駁的,就算是三傻和華雄也沒有辦法在一方面反駁呂布,個人武力方面,呂布確實是非人級別的存在。

  “算了,不跟你們瞎扯了,公臺找你們還有事,趕緊進來,扯完趕緊離開,你們在這里,咱們雙方都不爽?!眳尾家桓崩浒恋纳裆?,隨后一甩頭就進了營帳。

  “走吧,哥幾個還怕呂奉先不成?”李傕撇了撇嘴說道,將韁繩隨手撇給一旁的并州狼騎,然后就跟著呂布走了進去。

  華雄等人無所謂的跟了上去,呂布什么的,有啥好怕的,反正不可能將他們幾個敲死在這里,更何況這不還有陳宮嗎?

  “陳軍師?!比A雄進去之后,眼見陳宮在煮茶,欠身一禮,好歹對方也幫了很多次忙,面子還是要給的,而三傻也都跟著施禮,跟呂布關系不好,那是他們雙方的事情,和陳宮沒什么沖突。

  “坐吧,坐吧?!标悓m抬了抬手對著幾人說道,“溫侯幫忙將聲音隔絕一下,畢竟這件事在這個時候說的話,有些不合時宜?!?br/>
  呂布抬手就將營帳徹底隔絕,然后看向陳宮,原本陳宮這個時候應該在中軍那邊和曹操斗嘴,說實話,陳宮為什么跑到這里來所為何事,呂布也不清楚,不過看在陳宮的面子上,叫著幾個混蛋來就來唄。

  “是關于接下來戰事的?!标悓m嘆了口氣說道,“在接下來這一戰我需要諸位幫忙?!?br/>
  “呃?”李傕的眼神驟然銳利了一截,他們討厭在作戰的時候玩什么小心思,對外作戰,有多少力量就該用多少力量,在同一戰場,槍刃同向的都是戰友,盡力是對于自己負責,也是對戰友負責。

  “并非是讓池陽候收手?!标悓m一眼就明白了李傕的意思,也沒有故弄玄虛的意思,和這些人說話,必須要說清楚。

  “那是需要幫什么忙?”李傕畢竟在安息戰場也和陳宮共事過,知道這個人不是那種背刺戰友的小人,于是收斂了眼神詢問道。

  “我認為貴霜不會和我們打一場試探戰,持續性的消耗對于貴霜不利?!标悓m倒茶的手停了下來,神色頗為鄭重,“換我在那個位置的話,現在第一個要爭的就是戰略主動權?!?br/>
  “這和我們有什么關系?”郭汜很是自然地詢問道,一副二傻子的表情,然而四個二傻子一副鄭重的表情,從某種角度講,也挺唬人的,至少陳宮看到了之后,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關系很大,試探戰會變成決戰?!标悓m平淡的說道。

  “試探戰變成決戰就變成決戰,我們還能打不過對方了?”華雄非常自信的說道,“上一次我們沒準備好,這一次還能吃個悶虧不成,再不濟,溫侯麾下的狼騎也能頂住一部分吧?!?br/>
  “那是當然?!眳尾己苁亲匀坏貙Υ吮硎举澩?,他麾下的狼騎可是自呂布出并州以來,最強的一波了,當然陷陣就不用計算了。

  “既然如此,有何怕的,決戰就決戰,公臺莫不是認為我等會輸?”樊稠雖說也不大喜歡呂布,但呂布的話他是承認的。

  “并不是如此,你們需要看一看地圖?!标悓m搖了搖頭說道,“幾位都是騎兵,在喀布爾河谷無論如何都是會受到一定限制的,貴霜的帝國權杖在這種地方戰斗,必然是步兵?!?br/>
  “這并不是什么問題啊?!比A雄等人并沒有理解問題所在。

  “爆發戰爭的話,肯定會在進入喀布爾的位置,也就是坎大哈通往喀布爾這條河谷的最后段,那片位置我們并不能擺開?!标悓m指著地圖說道,而后可能也知道李傕等人想說什么,直接替李傕三人說了,“當然,對方也鋪不開?!?br/>
  “既然雙方都鋪不開,那大不了就是一場河谷亂戰,以我軍的情況并不吃虧啊?!眳尾碱H有些好奇的看著陳宮說道,作為先鋒的幾個軍團都是盾衛,而中央核心的是典韋的那批。

  作為和典韋經常廝混在一起的強者,呂布很清楚典韋的盾衛到底有多堅實的防御,靠著典韋的天賦支撐,典韋麾下那群盾衛的防御力已經離譜到了新的境界,就算打不過三天賦,但三天賦想要打穿也很難,典韋的軍團是有對抗意志攻擊的能力的。

  靠著那層幾乎已經當得起裝甲、堡壘之稱的甲胄,不進行攻擊,單進行防御的話,就算貴霜那幾個假冒偽劣三天賦沖上來,也很難殺死的,沒別的意思,就是防御太強,打不穿。

  “典將軍的軍團能擋住,但其他的就未必了啊,盾衛的優勢從來沒在個體方面,而是在規模上?!标悓m頗為感嘆的說道,“作為基礎兵種盾衛絕對是最為優秀的,作為大規模防御兵種更是頂尖,但作為頂級精銳,絕大多數盾衛是不合格的?!?br/>
  盾衛非常優秀,自適應這個天賦在別人的認知之中如何陳曦懶得去管,可是在陳曦的眼中那就是氪金直充通道,是最優的答案。

  可就算是最優的答案,那也是指作為基礎兵種而言的,其對標的更多是羅馬的一天賦正規軍和貴霜大規模的北貴正卒,面對這些軍團,盾衛有著碾壓性的優勢,甚至面對部分的雙天賦,盾衛都未必遜色,然而哪怕目前最頂級的盾衛,面對三天賦都是處于劣勢的。

  最多是臧霸、典韋的盾衛在面對三天賦的時候有正面交手的資格,但要說打贏,除非嚴重克制對方,否則基本沒有可能。

  當然三天賦軍團在無克制的情況下,要殺臧霸和典韋這種級別的盾衛那也是幻想,盾衛那過于夸張的防御,在同級別作戰的時候,優勢過于明顯,然而這些說的都是同一級別。

  “你們覺得貴霜如果上來就血拼的話,最正確的方式是什么?”陳宮點出要害之后直接看向李傕三人。

  “不以將對將的方式,而是以將對兵的模式,集中七個三天賦從具備最強防御,而且也確實是最強的盾衛方向碾過去?”李傕咂吧兩下嘴,“這可真是喪心病狂的模式?!?br/>
  拿三天賦來兌子,而且兌的還不是敵方的三天賦,而是敵方的基礎兵種,這是何等的奢侈,就算是李傕等人都干不出來這種事情。

  “以貴霜的情況,想要打出戰果,出其不意的話,最正確的選擇應該就是從正面打穿盾衛,而以盾衛的規模和防御力,想要迅速突破的話,貴霜的螺旋槍兵是非常正確的選擇?!标悓m平淡的講述著讓三傻覺得是智障一般的操作。

  誠然,貴霜七個三天賦軍團每一個都能在消耗戰之中擊敗正常的盾衛軍團,但要說迅捷的擊敗,那就只能是巴拉斯的意志箭目擊配合螺旋槍兵正面突破,可螺旋槍兵的防御對于其他兵種而言倒還可以,可是對于朱儁改良版本的盾衛而言是不夠的。

  強行用這種方式打穿盾衛的話,按照之前李傕等人和貴霜精銳交手的感覺,以及他們所見到的盾衛的那種密集型刀陣的排布方式,可能不到三個盾衛就能換一個螺旋槍兵。

  聽起來這個損失非常殘忍,但實際上作為一天賦的基礎兵種,別說三個換一個三天賦,就算是三個換一個雙天賦都不算虧,至少從兵種層次上而言確實是這樣的。

  “在你們看來可能認為這很不可思議,但在我看來,這是合理的,畢竟那些軍團都不是真正的三天賦啊?!标悓m嘆了口氣說道,“所以所謂的三萬盾衛的防線,在河谷出口那個位置作戰的話,肯定是擋不住貴霜全力以赴的重拳出擊的?!?br/>
  李傕和呂布這個時候已經不由自主的認真了起來。

  “以曹司空的習慣,那個時候當然是規模最大,最靠譜的盾衛走在最前面?!标悓m樂呵呵的說道,對于曹操的習慣,陳宮知道的一清二楚,“從戰術上講,這是沒問題的,因為盾衛規模最大,總體防御力最強,足以應對各種局勢,然而唯獨沒辦法應對貴霜三天賦兌子?!?br/>
  “當然這種情況,從理論上講是不符合戰術的,可一切戰術都是為了戰略所服務,只要能完成戰略,這種損失都是可以接受的,曹司空最近膨脹的有些嚴重,覺得自己有先手,又能控制戰爭,說試探就試探,誰也攔不住?!标悓m可勁的吐槽著曹操。

  “為什么不給曹司空直說?”華雄看著陳宮頗為不解的說道。

  “拿曹司空當誘餌不好嗎?”陳宮將煮好的茶遞給面前幾個人,“計劃是曹司空自己做的啊,他自己覺得他想打試探戰,貴霜就要陪他打,我尋思著這么膨脹的話,讓他上也挺好的,反正我只是兜底?!?br/>
  “荀令君那邊不知道嗎?”華雄難以置信的看著陳宮,別人不知道的話,華雄信,但荀彧,那也是個怪物。

  “荀令君猜到了貴霜的意圖,但是他好像有別的想法?!标悓m表示他也不知道荀彧想干啥。

看過《神話版三國》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