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神秘顧爺掌上寶 > 161 菩提往生

161 菩提往生

  清玥上樓的時候就看到宴曦的房門打開,房間里白淽和顧玖笙并排坐在床邊安靜的看著床上的孩子,兩人身后的臣義臉色低沉,有種不明意味在其中。

  她也不清楚這是怎么了,就在門口等了一會兒,感覺才下去這么一會,白淽的情緒就發生了挺大的變化似得。

  “怎么了這是?”權璟霆緊隨其后而到,看著站在門口的清玥,“宴曦出什么問題了?”

  “沒事?!鼻瀚h斂了情緒往后進了房間。

  顧玖笙擁著白淽起身,看得到她有些依依不舍的握著宴曦的手,孩子額前的那朵蕓錦花已經消散,現在便是普通孩子的模樣,也看不出什么奇特的地方來。

  “白淽先休息一會兒吧,藥方已經煎好了?!鼻瀚h開口道。

  顧玖笙看著懷里的人隱忍不發的樣子,開口道,“我先帶她去休息一會兒?!?br/>
  房間里很快只剩下了權璟霆夫婦,床上的宴曦睡得很安穩,撲騰著將小手伸出了被子,清玥俯下身將被子給他蓋上,安撫性的摸了摸孩子的腦袋。

  “你有沒有覺得白淽有點不對勁???”清玥開口道。

  剛才白淽的眼眶泛紅,分明就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情緒也顯然有些激動,想到這里,清玥低頭看了眼床上的宴曦,是不是宴曦的身體有什么情況。

  “嗯,的確是有些不對勁?!睓喹Z霆開口道。

  他們素來看人是看的最準確的,自然能夠清楚的分辨的出來,對方的情緒如何,心情起伏程度如何,顧玖笙和白淽都不是普通人,都十分善于在人前隱匿自己的情緒。

  能夠激動成這樣,恐怕也不是什么簡單的小事。

  “不用擔心,我一會兒過去問問玖笙?!睓喹Z霆安慰道。

  “我相信白淽能夠治好宴曦的,現在宴曦的身體不就是很健康的嗎?!鼻瀚h笑著出聲。

  對于白淽,她有絕對的信心,不光是因為權璟霆和顧玖笙摯交的身份,更加因為白淽身上的氣韻,那樣的女孩子,如若承諾了,便是殊死都會做到。

  況且他們兩人和宴曦,有種說不出來的緣分。

  對于靈力往生這樣的事情,白淽曾經見過蕓錦典藏的古籍中記載的一些內容,相傳第三代蕓錦王成婚多年無子,好不容易王后懷孕誕下了一名王子,可是那王子卻在長到七歲的時候夭折了。

  蕓錦王不甘心,引蕓錦藥鼎以圣物為聚,日夜燈火不滅,最終在五年之后將孩子分散在這世間的一絲靈氣尋到,最終投身藥鼎,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復生。

  在幻靈大陸死而復生絕對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不過這樣的事情鳳毛菱角而已,那里的人修行的是靈力,而不是死而復生的法術,不是神也不是魔,所以保持的是肉體凡胎,也有壽終正寢的說法。

  至于像白淽這樣的重生,是上天賜予蕓錦的福澤,已經是不可多得了,很多事情,可遇而不可求。

  白淽翻著手上的竹簡,那份竹簡是在她發現宴曦身上的生靈是嶠兒的時候,小白扔過來的,小白是希望能夠用這份竹簡,讓她更加清醒的看到。

  現在這是什么局面。

  “如何?”顧玖笙看著她眉頭逐漸皺起的樣子,忍不住伸手撫平了她的眉心,“不用怕,凡事有我在呢?!?br/>
  “我能夠感應到嶠兒的那抹生靈很繁盛,涌動的力量很強,可是他依附了宴曦太長的時間,二者已經不可分割?!卑诇]指尖顫抖。

  這很明顯,如果強行剝離嶠兒的話,那么宴曦肯定是受不住的,現在的嶠兒在宴曦的身上,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在吸食宴曦的生命體力,作為能夠在這個世界生存的資本。

  清醒過來之后白淽才想起去追究一件事情,為什么嶠兒的一抹生靈會到了這個世界,而不是在幻靈大陸,她和顧玖笙會在這里,是有各自的原由的,至于嶠兒,他對這個世界沒有任何的眷戀,按理來說就算留有一絲意識也會在幻靈大陸,而不是這里。

  這次到M國,白淽原本就是抱了強行驅逐生靈的意思來的,可是萬萬沒想到,出了這個紕漏。

  顧玖笙抬手,指尖揮出黑色的靈氣,輕輕浮動,筆直的沿著門口過去,徑直往宴曦的房間過去。

  “你是想試試,嶠兒現在是不是蘇醒的?”白淽看著他的動作。

  “如果能夠用其余的方法讓嶠兒醒過來,也是最好的?!鳖櫨馏祥_口道。

  那除了是蕓錦王族的后代,也是最強王者的后代,他能夠用一絲靈力尋到這里,最終在這個世界依附在宴曦的身上,就已經說明了問題。

  很快顧玖笙得出了答案,“現在還未蘇醒,不過也呈現蘇醒的狀態?!?br/>
  嶠兒的力量對于宴曦來說,是無法承載的,所以這段時間宴曦才會開始嗜睡醒不過來,更加深刻的原因是因為嶠兒快要蘇醒了。

  他越是要蘇醒過來,宴曦的意識就越發的低沉。

  “是不是證明,嶠兒醒過來的時候,就是宴曦意識徹底喪失的時候?”顧玖笙看著白淽道。

  這是現在最為關鍵的問題。

  白淽搖頭,面色凝重,“宴曦失去意識是真的,可是卻不是嶠兒徹底醒過來之后,也無法保證能夠在宴曦的身上徹底重生,或者說是,沒有能夠承載他力量的容器,最后也是嶠兒煙消云散的時候?!?br/>
  現在已經不是單純的能夠將宴曦救回來了,嶠兒的生靈一樣重要。

  “當務之急是宴曦的身體?!?br/>
  宴曦的身體如果最終崩盤的話,不光嶠兒會出事,宴曦也一樣。

  “用你的力量護住宴曦和嶠兒,最好能夠將它們分隔開來,分成兩塊不同的力量輸送,一定要保住宴曦不會出事?!卑诇]看著顧玖笙吩咐道。

  顧玖笙知道她的意思,指尖撫過女孩的眉眼,“我明白,放心吧?!?br/>
  看著出了房間的顧玖笙,白淽安靜的坐到了床邊,看著床尾正在舔毛的小白,小白從一開始沒有告訴她嶠兒的存在,也是為了害怕現在這個局面的產生。

  “小白,為什么你會覺得我救不了嶠兒呢?”白淽盯著它。

  就算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夠感應出來,就算白淽和顧玖笙都沒能夠感覺到嶠兒的存在,小白肯定不會感覺不到。

  “烏咪......”小白安靜的走過來腦袋蹭了蹭她的手掌心。

  看著她的樣子,白淽想到了當年她殞身之后,小白費勁心力收集她生靈的樣子,最終也是用盡全力才讓她在這個世界重生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無論如何我都得試一次,這是我對嶠兒,應該負的責任?!卑诇]指尖捏著小白的耳朵低沉道。

  她當年唯一遺憾的,是沒能夠將腹中的孩子平安生產下來,現在有了一次讓他們重新來過的機會,白淽無論如何都要用盡全力,讓那個可憐的孩子活過來。

  “烏咪......”小白瞪著眼睛盯著她,似乎是在警告。

  這一切不是那么容易的,當年它復活白淽的時候有多么困難,白淽要復活當初一個混沌初生的嬰兒,會比現在它復活白淽要困難千倍萬倍。

  “放心吧,我不會出事的,孰輕孰重我能夠分明?!卑诇]握著小白搭在她手上的爪子,嘴角的帶著笑意。

  看到她的樣子,小白也知道了這是什么意思,在感應到那抹生靈的來頭的時候,它沒有第一時間告訴白淽,就是害怕出現現在的情況。

  可是白淽的性子,如果不讓她試一次的話,恐怕她會記掛一輩子。

  既然做了這樣的決定,現在還沒有辦法驅逐嶠兒的生靈的話,那么就證明是在拖累宴曦,無論如何她都應該去和清玥好好的說說。

  打定了主意之后白淽起身,拉開房門抬頭就看到不遠處的小廳內,坐在沙發上等著她的清玥。

  “過來吃點東西吧,這些點心可都是M國最傳統的,你過來嘗嘗味道怎么樣?!鼻瀚h抬手叫道。

  白淽抿唇,看著她面前一碟一碟精致的點心,安靜的走過去在清玥的對面落座。

  “這些都是我媽媽給你準備的,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所以多做了些,不過我記得上次過來的時候你對這個挺喜歡的中途夾了好幾筷子?!鼻瀚h說著將一碟點心放到了白淽的面前。

  她的熱情和關切,從來不需要任何的偽裝,白淽看到清玥和于寧第一眼的時候便覺得這兩人的性子格外的分明,也是愛恨分明的主兒,和這樣的人相處是最好不過的。

  看著她沒有動筷子,清玥好整以暇的看著白淽,沒有說話。

  “清姐,我有件事情要告訴你?!卑诇]最終還是張口道。

  清玥握著筷子的手緊了緊,抬頭看著她,“是不是,宴曦的身體有什么異樣的?”

  她面上雖然平靜,可是心里卻早就已經是波濤洶涌了,剛才白淽的樣子她也不好直接開口問,到了現在,她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白淽略帶沉重的點頭,既然牽扯到宴曦的身體,白淽總歸還是要和清玥好好說說。

  “你不是問過我,是不是鬼神作祟嗎?”白淽看著清玥。

  這樣的事情這里的人是無法理解的,所以她總不可能老老實實的全部告訴清玥,始終還是要留有余地,否則的話清玥自己也沒辦法理解。

  “這么說來,是真的?”清玥倒是挺開明的,沒有那么難以理解的表情。

  “你大可直接告訴我,我十六歲的時候曾經因為殺伐過重而有一點時間病痛纏身,我干爹將我送到了T國廟宇當中,也算是念了一段時間的經書,菩提往生,很多東西我都懂?!鼻瀚h落落大方的開口。

  白淽有些錯愕,其實對于清玥的身份,白淽是知道的,IE是個什么樣的組織她也明白,沒想到清玥也信這些東西。

  清玥起身扶著圍欄看著窗外開始逐漸下大的雪,帝京的冬天總是多雪,這么多年過去了清玥也習慣了這里的天氣。

  “我從前沒有信過報應這東西,人總是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你做了什么,在承受的,便是你應該承擔的,這是我的理念,可是自從宴曦出生之后,我總是開始懷疑,是不是因為我和璟霆殺伐過重的緣故,才導致了宴曦要承受這樣的痛苦?!鼻瀚h嘴角帶著的笑容有些蒼白無力。

  她從前那樣的肆意飛揚,從來不信這些東西,可是隨著宴曦年齡的增加,身體的孱弱,讓她不得不審視,是不是真的因為他們,才導致了宴曦小小年齡要承受這樣的痛苦。

  白淽聽得出來她話里的無力,清玥是多么肆意盎然的一個人,她看得出來,能夠有這樣的認識,可想而知這些年對于宴曦的病情,她這個做母親的,有多么在乎了。

  “你不是也說了你不信報應這種東西的嗎,別的我不知道,我知道權大哥保家衛國,年少戍邊退敵保國泰明安,他的槍下只會有妄圖破壞這個國家罪人,而不會有無辜人的存在。至于IE,能夠在連年戰亂的地方建筑起高墻圍塔,保佑了不知多少深受戰亂迫害的人,給了他們一個能夠棲息的地方,光從這些來看,你們的福報就不會少?!卑诇]順著清玥的視線看過去,口中輕飄飄的說出這句話。

  人命原本就不公,她已經受夠了這樣的話。

  “你也覺得,宴曦的病能夠治好嗎?”清玥內心撼動。

  白淽性子冷淡,從外表看著似乎是什么都不在意的樣子,沒想到還能夠說出這樣的話。

  “我是大夫,我說了能就肯定能夠治好,只不過,需要時間?!卑诇]看著清玥。

  “那你要同我說的,是什么?”清玥盯著白淽。

  白淽會跟她說的,總歸不是什么太過簡單的事情。

  她話音剛落,就眼睜睜的看著面前的人在她面前跪了下來,清玥急忙伸手過去扶她,“白淽你這是做什么?這要是讓玖笙看到了可是不會放過我的?!?br/>
  她最后這句話多少帶了些調侃的意思,可是心里的震驚卻是不言而喻的。

  “清姐,因為一些緣故,我現在的確是有能夠馬上治好宴曦的法子,但是我不能用,請原諒我的自私,再多給我三天的時間,這三天內我會全力保住宴曦,三天之后,我一定能夠解決這一切?!卑诇]說的無比誠懇。

  這也是給她自己的一個警告,宴曦的身體最多只能這樣撐住三天的時間,如果想不出來如何剝離嶠兒的生靈,就一定會拖垮宴曦。

  清玥微微錯愕,再聯系到了剛才白淽說的話,鬼神之論。

  她曾經看到過宴曦身上發出的瑩瑩光澤,是那么的漂亮,那些都不是這個世界常理能夠解釋的。

  “你曾經說過,宴曦身上附著什么東西?”清玥看著白淽,“你是不是,要保住那個東西?”

  白淽點頭承認,她的確是要保住嶠兒,這個孩子已經死過一次,不能再有復生的希望,她還視而不見,那可是她的孩子。

  可是為了救嶠兒就貼上宴曦,這未免太過殘忍,白淽沒辦法去面對清玥的盈盈期盼,她也是做過母親的人呢,能夠大概理解孩子病重,清玥的感覺是如何的。

  那是鉆心之痛,能夠痛得她沒辦法說話,如同將她四分五裂。

  “我明白了?!卑腠懼?,清玥張口,“你要這么做肯定有你的道理,我不多問,我相信你一定不會置曦兒于險境?!?br/>
  “謝謝你?!卑诇]低頭道謝。

  清玥扶著人起身,看著面前的女孩子,清玥抬手,“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過,不說我們之間的關系如何,一個大夫能夠面對病患而救不了,這對于你們來說,就是最痛苦的事情了?!?br/>
  顧玖笙和白淽,都似乎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能夠形容的存在,這點清玥是知道的,光從那些力量上就能夠知道,她只要相信,白淽不會傷害宴曦,這點就夠了。

  “我將宴曦放心的交到你的手上,我想過些日子,你應該就能夠還給我一個活蹦亂跳的孩子了?!扒瀚h說著輕輕將白淽擁入懷中。

  她手在白淽的背上親拍,“雖然你背后已經有顧玖笙了,但是我想你還是需要我的安慰對不對?”

  雖然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多少,這個二十歲的女孩子背負的東西,和她當年太過相似,清玥嘴角輕勾,總歸是要經歷過風雨才能夠見到陽光的。

  “謝謝?!卑诇]握著清玥的手。

  她一定會想辦法近期內將嶠兒生靈剝離,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傷害到宴曦,否則的話她難以面對清玥。

  ......

  宴曦的房間內,顧玖笙站在床邊,右手抬起,五指攤開對準了床上的孩子,黑色的靈氣源源不斷的輸入,一旁的權璟霆見怪不怪的看著他。

  和清玥的想法不同的是,他權璟霆素來不信報應這些東西,這個世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無論是什么樣難纏的鬼神的,都會更厲害的法師來收治,這點不用擔心。

  “聽說前段時間白家的晚宴鬧得挺熱鬧的,消息新聞都到了M國來了,你老婆的娘家倒是挺熱鬧的?!睓喹Z霆張口道。

  顧玖笙收回了手,安靜的看著床上的孩子,每一寸的靈力輸送進去他都能夠感覺到,附著在上面的生靈,和他一脈相承的力量和術法。

  如同被一只小手揪住了心臟一樣的,有些疼痛的厲害。

  “你什么時候也變得那么八卦了?!鳖櫨馏隙紫律碜?,伸手給宴曦將被子合上,伸手碰了碰孩子的小臉。

  權璟霆挑眉,分明床上那個躺著的是他的兒子,怎么這人比他還要關心。

  “不是我關心八卦,我就是聽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聽說白家晚宴,寧筬也過去了?!?br/>
  這個寧筬在帝京待著不舒服,不知道怎么就往海城跑過去了,我聽說他好像當著你的面,和白淽求婚了?”權璟霆撫著下巴,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怎么從前和這個寧筬打交道的時候沒有發現這人這么有種呢,當著顧玖笙的面和白淽求婚,還真的是勇氣可嘉。

  “他之后在海城滯留了五天的時間,而后回到帝京,這一個月的時間內,寧家的動作不輕,你查出來了寧家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了嗎?”顧玖笙面色平靜的看著權璟霆。

  后者挑眉,這小子,分明年齡還小,但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態度,但是身上這氣勢倒是也能夠支撐他的桀驁不馴。

  “寧家人這段時間神出鬼沒的,除了上次查獲的那幾船草藥之外,連續在帝京郊外的幾個廠區內,都有他們的足跡,恐怕得格外注意了?!睓喹Z霆開口道。

  他話剛剛說完,床上的小人兒傳來了動靜,濃密長卷的睫毛動了動,緊跟著孩子的眼睛就睜開了,一副睡眼松惺的樣子。

  顧玖笙看到他的樣子,唇瓣帶著笑容。

  “醒了?”他抬手,指尖撫過孩子的鼻尖。

  宴曦小小的打了個和呵欠之后抬頭,看清楚面前人的時候眼中一亮,“顧叔叔?”

  他脆生生的叫了句,聽得顧玖笙嘴角飛揚。

  顧玖笙湊過去食指微曲輕輕的敲在孩子的腦門上,“兒子,你爸在這兒呢,叫的這么歡快?!?br/>
  一睜開眼睛看到的不是他這個爹,而是別的人,這氣不氣人。

  “爸爸?!毖珀毓郧傻慕辛寺?。

  小家伙兒看著顧玖笙,視線在房間內轉悠,顧叔叔過來了,那么小嬸嬸是不是也過來了啊。

  “她在外面,起來換好了衣服我帶你出去找她?!鳖櫨馏蠌埧诘?。

  小家伙兒眼睛滴溜溜的直打轉,顧玖笙一眼就看出來他心里在想什么,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心思都不會太過藏在心里,不過宴曦算是特殊的了。

  “宴曦很喜歡你們兩,當初說了給你們做干兒子還真的給對了,不過你們兩也看著點,差不多也該生孩子了?!睓喹Z霆看著從柜子里拿衣服的宴曦說了句。

  顧玖笙看著對面的孩子,思緒沉著,片刻之后安靜的開口,“已經有了......”

  只不過當初他沒本事將嶠兒留下來而已。

  “什么?”權璟霆沒聽清問了句。

  “沒什么?!?br/>
  權宴曦換好了衣服之后站在兩人面前,“我換好了?!?br/>
  看到他身上的衣服,顧玖笙再看看窗外不斷往下落的雪花,過去從小小的柜子里再取了一件厚實的外套給宴曦穿上。

  “外面在下雪,你穿這點肯定會冷?!彼f著低頭給宴曦扣上扣子。

  權璟霆滿意的點頭,看上去是時候好好的準備準備,這干兒子也就給他認下了,以后宴曦到了A國有顧玖笙護著,那可不是行者走嗎。

  “謝謝顧叔叔?!毖珀匦∧樕蠋еθ?。

  顧玖笙拉著宴曦就往門外走,權璟霆支起身子叫了聲,“就走了,你還沒說要怎么辦呢?!?br/>
  “這里是M國地界,寧筬是這里的人,該怎么查怎么找,你自己決定?!彼穆曇魝鱽?。

  權璟霆好笑的出聲,“這小子,倒是牽著我兒子走了?!?br/>
  清玥帶著白淽到院子里賞雪去了,旁邊燒的火紅的炭火配上熱茶和糕點,看著紛紛揚揚的雪景,一片雪白之下,很容易讓人靜下心來。

  “我沒騙你吧,這位置看雪是最好的,能夠看得到后山上的銀裝素裹,有種能夠凈化心靈的感覺?!鼻瀚h說著給她加了茶。

  熱氣不斷往上升騰,看著漫天純白,白淽心里也變得平靜了不少。

  不遠處權晏殊和權宴凌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打起了雪仗,傭人小心翼翼的跟在兩個孩子身后看著,生怕兩人出了點什么問題傷著了自己。

  “的確很好?!卑诇]開口道。

  清玥笑了笑,“海城不像是有很多雪天的地方,那地方濕潤一些,估計這兩天還沒下雪吧?!?br/>
  “是啊,海城也下雪,不過城市里是不太容易繼續積雪的,倒是山間容易積累,我在山里長大,冰天雪地的時候上山采過藥,也見過萬里雪白的樣子?!卑诇]說著喝了口茶。

  “對哦,我聽說你從小就住在山里,七歲開始就自己上山采藥了?!?br/>
  這些內容要想查到不是什么難事兒,畢竟清玥可是IE的指揮官,只要她想,沒有她查不到的東西。

  清玥抬眸就看到了不遠處被顧玖笙牽著走過來的宴曦,小家伙兒現在看上去精神格外的好,睡眠充足的緣故讓他看上去神采奕奕。

  “媽媽?!毖珀厮砷_了抓著顧玖笙的手沖了過去。

  清玥起身蹲在了地上,笑著說,“小心一點,別摔倒了?!?br/>
  地上的積雪剛好能夠沒過宴曦的腳踝位置,他腳上穿了厚厚的雪地靴,這會兒跑過來的動作有些遲鈍,但是卻很快就撲到了清玥的懷中。

  “小懶蟲,睡醒了?!鼻瀚h親昵的蹭著兒子的小臉。

  “媽媽,你這兩天好嗎?!毖珀丨h著清玥的脖子蹭了蹭。

  清玥起身將他抱起來放在腿上,伸手給他取了塊宴曦最喜歡的點心喂過去,“吃點東西?!?br/>
  抱著糕點的宴曦看著對面的白淽,叫了聲,“小嬸嬸,你是來看我的嗎?”

  白淽看到孩子天真純潔的小臉,眼中一陣酸澀,顧玖笙從她背后伸手,輕輕的按在她的肩上,無形中給她傳遞過去力量。

  “是啊,我來看看宴曦這段時間是不是長胖了?”白淽說著揉揉宴曦的腦袋。

  小家伙兒扭頭看了眼清玥,“媽媽你能放我下來嗎?”

  “當然可以了?!鼻瀚h將宴曦輕巧的放在地上。

  宴曦下來的時候從盤子里抓了塊桂花糕走到白淽的面前,仰頭抬著小臉看著她,“小嬸嬸,你是不是不高興???”

  小孩子的感官總是很敏銳的,能夠捕捉到大人們不一樣的情愫,宴曦能夠看得出來,白淽身上籠罩的那層淡淡的憂傷。

  “給你?!毖珀靥?,將那塊桂花糕遞過去,“吃了這個,小嬸嬸能陪我去和哥哥打雪仗嗎?”

  看著孩子遞過來的糕點,白淽指尖顫抖,蹲在地上看著宴曦,“宴曦,你喜歡我嗎?”

  “嗯?!睓嘌珀厥挚隙ǖ狞c頭,跟著補了句,“我可喜歡小嬸嬸了?!?br/>
  視線迷糊間,白淽似乎看到了自己那個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如果嶠兒那時候活了下來,是不是也會和宴曦一樣的乖巧懂事,是不是也會在她難過的時候給她遞過來一塊自己喜歡吃的糖果。

  “小嬸嬸?”宴曦看著白淽的樣子叫了聲。

  白淽嘴角扯出一抹笑容,牽著他的手往那邊走過去,權晏殊和權宴凌兩個小伙子打的正熱鬧,看到弟弟過來動作迅速的收了手。

  晏殊鬧騰歸鬧騰,但是也知道自己弟弟的身體情況不好,有些錯愕的看著對面的清玥。

  “宴曦,這里冷,哥哥帶你回去?!睓嘌缌柽^來就要牽宴曦的手。

  “哥哥,我也要和你們一起玩?!睓嘌珀爻吨绺绲氖值?。

  權宴凌小小的眉頭皺起來,看了眼帶著宴曦過來的白淽,雖然年齡小,但是那股不怒自威的氣勢,倒是像極了權璟霆。

  “宴凌,這樣吧,我和宴曦一組,你和晏殊一組怎么樣,有我護著宴曦,你總該放心了吧?!卑诇]看著面前的小男孩。

  權宴凌遠遠的看了眼對面,看到了亭子里的清玥點頭之后松了手。

  “好?!?br/>
  傭人拿了手套過來給宴曦帶上,顧玖笙也走了過來,將揣在懷里的手套給白淽戴上了,整理了她的圍巾之后給她拂去了頭頂的雪花。

  晏殊蹦跶著跳起來歡天喜地的揉了個雪球打過來,白淽眼疾手快的抱著宴曦閃過。

  “宴曦,追他!”白淽叫了聲。

  宴曦蹲在地上揉了個雪球之后追著晏殊砸過去。

  “哥哥你等等我!”

  “我不跑等你來打我??!”

  “你們兩小心點,晏殊?!毖缌柚泵诺母趦扇松砗筇嵝?,可是卻被扔過來的雪球砸了個滿懷。

  “小嬸嬸?!毖珀卮蛲曛笈苓^來躲在白淽的身后藏起來。

  看著雪地上玩的正歡快的幾人,顧玖笙臉上露出笑容,無論如何她現在還能夠露出笑容,已經是最好不過的。

  “我也要過去玩?!蹦葖I站在房檐下,看著玩的歡快的白淽叫了聲。

  扶著她的權璟琛急忙摟住人哄了句,“雪太大了不安全,一會兒我給你堆雪人?!?br/>
  “不行,我就要打雪仗?!蹦葖I哼了聲。

  權璟琛將人半拖半抱的帶回屋里,低頭小聲的哄著。

  滿目白色的權府宅院之內,偌大的花園內能夠看得到奔跑的孩子們以及回蕩在院子上空銀鈴般的笑聲。

看過《神秘顧爺掌上寶》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 甘肃快三走势图500期 棋牌类游戏平台排行 排列五安装 股票融资融券余额什么意思 吉林快3开奖l结果 11选5计划3期必中山东 有哪些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甘肃快3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 腾讯一分彩开奖记录 股票st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