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神秘顧爺掌上寶 > 159 禮物
  顧家封殺了有關白淽和白姍媛的所有消息,算是將白家的事情做了一個終結,無論外界如何好奇,有關白姍媛的任何信息都不會再出現在新聞里,白氏集團全數到了白姍媛的手上,不過她的確也承認自己不是個做生意的料子,所以將公司有關的所有事情都交給了相應的經理人。

  沉浮半生,她也開始對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想法,無論從前如何,以后才是最重要的,未來路還很長,白姍媛相信她能夠走出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海城的初冬到來,天氣這幾天總是陰沉沉的像是要下雪,寒風也吹的越發凌冽,路上的行人已經開始裹上了厚厚的圍巾穿上了羽絨服,很多孩子們心里都在期待下雪的天氣。

  顧家前宅,老太爺是不論四季總是起的很早的,這數十年來雷打不動,尤其是現在上了年紀開始,甚至傭人都還沒有起來打掃,老太爺就已經站在廊下了。

  向管家將新點著的炭火放在了老爺子的身邊,一件黑色襖子被披在老爺子的身上。

  “您這段時間可是有些咳嗽了,少夫人給您做的雪梨膏再吃點吧?!毕蚬芗疑焓纸o老爺子穿外套。

  從換季開始,老太爺的身體就不太好,這段時間開始一直都有些咳嗽,白淽親手給做了雪梨膏,吃了之后立馬就不咳嗽了,這也是挺神奇的藥物。

  “不用了,早上我挺舒服的,不過那雪梨膏倒是真的挺好吃的,那丫頭做的時候用心,摻了些藥物但是沒太多,不甜不苦的,味道正好?!崩蠣斪诱f了句。

  自從白淽和顧玖笙成婚之后,兩個孩子恩恩愛愛的,到哪兒都是一對璧人,顧家也開始變得有人氣兒多了,老太爺這些日子笑臉也變得多起來了。

  “那是少夫人用心,做什么都是事必躬親的,這段時間我看著九爺的身體也好了很多了,我估摸著等到明年開春,您就能等著抱孫子了?!毕蚬芗腋吲d的說。

  有了白淽這個神醫在身邊,顧玖笙的身體當然是養的越來越好了,從前孱弱的身子到現在也變得健壯了不少,老爺子心情自然也跟著順暢了不少。

  更重要的是,從前性子乖戾的九爺現在也變得溫順了不少,只要少夫人在場,是從來不會發脾氣的,也在沒有了,不許進入東區這個規矩了。

  “看這時間那兩個孩子差不多也快過來了吧?!崩咸珷斦f著往向通往東區的長廊。

  白淽今天早上起的晚,因為天氣陰沉的緣故,這段時間晨起的天氣不像前些日子一樣的明媚光亮,他們住的玻璃房子就算是玻璃構筑,采光最好的也沒有采集到多么光亮的天氣。

  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就聽到了浴室里傳出來的水聲,探頭看了眼床頭的鬧鐘。七點三十。

  床頭的手機響了幾下,白淽取過來看了眼,上頭顯示是清玥的信息,昨天晚上她和清玥通了電話,確定了今天過去m國的時間。

  兩國是領國,沒有時差這種東西的存在,白淽簡單的回了兩句話過去,之后安靜的窩在了被子里不動。

  浴室里的水聲停了下來,片刻之后門被從里頭拉開,穿著浴袍的顧玖笙從里面走出來,看著被子里的人嘴角輕勾,頭頂的濕發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男人看了眼之后,靠過去連著被子將人抱起來。

  “乖寶兒,該起了?!彼麍酝Φ谋羌鉁愡^去蹭了蹭女孩子的臉頰。

  白淽瞇著眼,從被子中伸出兩條雪白的藕臂將人環住他的脖頸,白皙的小臉蹭著他的下巴,宛若剛剛蘇醒的小貓兒一樣,親昵無比。

  “還沒完全醒過來?!迸⒆雍吡寺?。

  顧玖笙看著她的樣子,抱著人起身走了兩步,低頭輕哄,“現在醒了沒?”

  說完他將被子扔在床上,抱著人往浴室過去,一手托住女孩子嬌小的臀部,他伸手將水龍頭打開了,低聲誘哄兩聲,“下來洗漱?!?br/>
  白淽瞇著眼睛蹭了蹭,抱著他的頸子死活不撒手,“不......”

  看著她耍賴的樣子,顧玖笙抱著人伸手擠出了牙膏,“那我幫你好不好?”

  捏著牙刷的手湊過去,輕輕的將牙刷塞進了她的嘴里,白淽這才睜開眼睛,聽話的撒開手作勢就要下來站在地上。

  “地上涼?!鳖櫨馏蠈⑷颂犷I起來放在自己腳背上,兩手捏著她的腰部控制著。

  白淽細細刷著牙,洗漱完畢之后轉過身來抱著他不撒手。

  “怎么今天這么粘人?”男人蹭著她的小臉,捏著她腰際的手指緊了緊。

  “我每天都很粘人啊?!卑诇]下巴粘在他的頸窩處仰著小臉看著他。

  顧玖笙伸手將架子上的護膚品取過來擰開蓋子取了一點在手掌心捂熱,一點一點的往她的臉上撫過,“明明昨天晚上還不愿意碰我呢,是誰半夜說的不許靠近你一米之內的?”

  這話說的白淽刷的便將眼睛睜開了,她這早起從來不賴床的性子,要不是他折騰的太厲害的話,她是不會這么困的,這么想著她氣鼓鼓的瞪著眼睛盯著他。

  將手上的護膚品給她擦凈之后,顧玖笙捏捏她的小臉,“生氣了,那我下次輕點好不好?”

  一聽到這句話,白淽就真的生氣了,每次都說輕一點,可是哪次不是捏著她的腰下不停,她都奇怪了一個平時動不動就吐血的男人,為什么到了床上就格外的生猛無比,差點沒要了她的半條命過去了。

  白淽盯著半響之后,一口咬在他俊美無儔的臉上,顧玖笙寵溺的托著她的后背不讓人摔下去,單手揉著她的腦袋。

  “乖乖,我們能不能換一個地方咬?”

  “出行......”她含糊不清的說了句。

  顧玖笙挑眉,沒再勸她,白淽的小牙齒絲毫沒有留余地,是真真的讓他感覺到了痛意,顧玖笙嘴角笑意飛揚,抱著人進了房間,將偌大的柜子拉開,從里面取了衣服出來,再回到床邊。

  “我要換衣服了,你確定還要繼續?”

  聽到這句話,白淽如同驚弓之鳥一樣的松了口,從他身上跳下來迅速到了安全地帶,對面的男人左半邊練上確確實實的是帶了一個小巧的牙印,看得出來是人咬的。

  “我去那邊換衣服?!卑诇]低著頭從他手上接了衣服往浴室過去。

  這種時候要絕對的遠離那個死男人,否則的話真的是出不了門了。

  “要是寶貝兒喜歡的話,每天早上都能夠這么咬一口?!蹦腥怂实男β晱陌诇]身后傳來。

  他格外的喜歡白淽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記,每一次激情都會強迫姑娘在他頸上落下痕跡,哪怕只是淺淺的一點,他都能夠很高興。

  白淽是沒辦法理解他的惡趣味的,畢竟從前就沒辦法理解,更加別說現在了。

  等到她換好了衣服出來,男人已經衣冠楚楚的站在她面前了,白淽走過去將簾子扯開,看得到外面陰沉的天氣和冬季的寒意,她轉過來看著顧玖笙身上的衣服。

  他倒是天生反骨,無論什么時候體溫總是要比尋常人更加低,似乎也不怕冷,但是白淽怕他冷,從柜子將一件駝色毛呢大衣取出來,白淽踮起腳尖將衣服給他穿上。

  “你倒是多穿點啊,你要是凍壞了,是不是還得我照顧你?”她說著給他緊了緊衣服。

  男人聽話的站在原地隨便她擺弄,白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轉身從最側邊的柜子抽屜里取了一個黑色的盒子出來抱在手上。

  這是上次她去做的手工皮靴,原本是要給爺爺做禮物的,但是前段時間太忙了也沒空過去那個手工店里,將白家的事情忙活完之后,她才想起來,連著兩天去店里將靴子做好了。

  這靴子里夾了厚厚的皮毛,最適合這種天氣穿上。

  看到她抱著的盒子,顧玖笙挑眉,修長的手指伸過去將盒子接過來,蓋子打開,“這是什么?”

  緊跟著就看到了里頭安靜躺著的皮靴,白淽湊過去,滿臉的驕傲,“好不好看?”

  雖然她是第一次做,但是她的悟性高啊,那個師傅都說她很聰明,什么東西一教就會呢。

  “給我的?”男人喜上眉梢,跟著就要將靴子拿出來。

  “哎!”白淽急忙伸手將東西搶過來,“不是給你的?!?br/>
  這可是給爺爺的,再說了這鞋子的尺寸也不對他的腳啊。

  男人動作一滯,黝黑的眸中一片暗沉之色,似乎涌動著及其翻天的氣息,盯著她手上的東西不放,那可是一雙男人的靴子。

  “這是我給爺爺的?!卑诇]小心翼翼的將鞋子放回盒子里,自顧自的說了句。

  聽到爺爺這個稱呼,顧玖笙松了口氣,眸中的情緒迅速的收斂回去,可是很快又不高興了,他湊過去,胸口緊緊的貼著白淽的背部,將鞋子裝好之后她轉身就撞在了顧玖笙身上。

  “你干什么?”她嚇得往后一縮,險些跌在背后的沙發上。

  “我的呢?”他盯著她,眼中似乎有浩瀚星辰一般。

  白淽眨眨眼,早就知道這人會是這樣的,幸好她早有準備,不過還是想著故意逗逗他。

  “什么?”

  “我的禮物呢?”顧玖笙說著伸手。

  干凈白皙的手掌攤開在白淽面前,眼中帶著執拗,“既然爺爺都有禮物,那我的呢?”

  白淽挑眉,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沒有啊,我只給爺爺做了?!?br/>
  男人眼中的星辰隕落,安靜的往她身邊的沙發上一坐,仰頭靠在上頭,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周遭蔓延的氣息有些低沉。

  白淽嘴角抽動,不過就是一個禮物而已,這不年不節的,又不是她忘記了他的生日,這么失落的樣子是怎么回事。

  顧玖笙薄唇抿動,在他的心里,白淽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所有物,同樣的他也是,他全身心的投入到她的身上,付出了多少肯定是要收獲多少,甚至更加多的倍數才是,每一次白淽的不過尋常的一個小動作,都能夠在他的心里引起翻天的巨浪。

  知道他的性子,白淽湊過去看著他,“生氣了?”

  ...

  男人沒說話,也沒搭理她,這就是鬧別扭了。

  “那我走了???”她起身作勢就要離開,卻被身邊的男人一把拽回去,將人死死的按在自己身邊不動。

  可是他卻還是沒說話,一副氣鼓鼓的樣子。

  白淽眨眨眼睛,這人每次生氣都希望她能夠哄哄他,而且最重要的是,兩個人鬧別扭了,他就算生氣也要將你死死的扣在身邊,空氣一片凝重,這種尷尬的氛圍他倒是一點都不覺得尷尬。

  能夠一邊生氣一邊將人給拖在身邊的,也就是他顧玖笙了。

  白淽曾經試過最高記錄,他們兩人鬧別扭,他不說話,她也不說話,就是死死的將白淽抱在懷里不放,整整僵持了一天,他不吃飯,她也別想吃飯,知道到白淽要上廁所實在忍不住了才講和,他滿意的聽到了她的講和,才將人放開。

  想到那段經歷,白淽現在還是覺得汗顏,顧玖笙什么都好,對她也很好,就是有些事情太過執拗了些。

  “哎,你真的不理我了?”白淽抬手戳戳他的鼻尖。

  男人伸手抓住她亂動的手,緊緊的握在手中,下巴線條緊繃。

  “可惜了啊,我還打算等到和爺爺吃完了早餐就把禮物給你的,你要是不想要的話我們就在這兒坐著吧?!卑诇]慢悠悠的開口。

  男人眸中一亮低頭盯著她,嗓音沙啞,“我的禮物?”

  那不確定的語氣讓白淽一愣,他們從前心平氣和相處的日子的確很少,從前每次她生辰的時候顧玖笙都恨不得搜羅了全天下的奇珍異寶送給她,可是到他的生辰,白淽卻什么都沒為他做過。

  就算有一次,也是存了不一樣的心思,這些在他的心里,都是無法抹去的記憶。

  “嗯,我不會忘記你的,你可是我最親愛的老公啊,給你的禮物在房間里,一會兒回來便給你了,現在先去陪爺爺吃早餐?!卑诇]起身拖著人往房間外去。

  顧玖笙粘著她不動,“不能現在給嗎?”

  “不行?!卑诇]將盒子塞進他的懷里,挽著他的手臂出門,“爺爺還在前宅等著我們呢?!?br/>
  總是不能讓老人家等的太久了不是嗎。

  老太爺的戲曲聽了三分之一的時候,才看到了不遠處兩個孩子過來的樣子,老人家嘴角彎彎帶著笑意,向管家也是高興的很。

  從白淽住進顧家之后開始,每一次老太爺看到少夫人都是心情舒暢的,這段時間老太爺的心情就沒有不高興過。

  “爺爺?!卑诇]親昵的叫了聲。

  “哎!”老太爺格外歡喜的叫了聲,“淽兒快過來,你看看今天早上做的東西都是你愛吃的?!?br/>
  老太爺說著拉了白淽過來坐在自己的身邊,絲毫沒有管自己那個孫子,儼然一副寵溺的神情看著白淽,好像白淽才是他的孫女兒一樣。

  “九爺?!毕蚬芗医辛寺?,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顧玖笙。

  “謝謝爺爺?!卑诇]笑著應道。

  自從她到了白家之后,這餐桌上什么時候不是她喜歡吃的,老太爺對于她可是格外的照顧。

  “多吃點,我看過段時間這天氣冷下來了,你們每天早上也不用過來前宅陪我吃早餐了,多休息休息?!崩蠣斪诱f道。

  畢竟從東區過來要走的路還是挺遠的,這都是兩個孩子,也沒必要每天早上都過來陪著他一起吃早餐,怪冷的,這過幾天要是下起了雪,天氣更冷不說,這路也更加的難走了。

  他一個老人家吃什么不是吃,沒必要讓兩個孩子這么老遠的跑過來。

  “沒事的爺爺,我們就當做是早起鍛煉了?!卑诇]咬著糕點道。

  向管家看著白淽懂禮貌的樣子也是很高興,再細看一旁的顧玖笙,他臉上有一塊紅色的印子,好像什么東西粘過一樣。

  “九爺這臉是怎么了?”

  因為時間過的長,現在牙印已經差不多消退了,就是帶著一點淺淺的痕跡,畢竟那可是顧玖笙的臉,她總不能真的下了死口去咬的怎么樣了,出血見疤了可是見不了人的。

  “是哎,總不能這時候還有蚊子吧?!崩咸珷旐樦蚬芗业囊暰€看了眼。

  那臉上的確還有一小塊紅色的,像是一個圓圈,但是又不像。

  “沒事,被一只小貓兒給撞了,一會兒就好了?!鳖櫨馏衔罩曜勇龡l斯理的給白淽夾了個小籠包。

  “小獸?”向管家想了想,“這東區的確是靠近后山,那些小獸也時不時的會跑進去,九爺和少夫人可是要小心一點,要是被抓傷了咬傷了可是不得了?!?br/>
  “這只小獸只咬我一個人,不用擔心?!蹦腥死^續說了句。

  白淽放在桌下的手狠狠的擰了把他的腰,顧玖笙面不改色繼續吃早餐。

  注意到兩人的互動,老太爺和向管家對視一眼,眼中滿滿都是笑意,這兩個孩子感情可是越來越好了。

  “這是什么東西?”老太爺注意到被顧玖笙抱著過來的黑色盒子。

  白淽咽下了口中的東西,急忙伸手,“那是我送給您的禮物,爺爺您看看喜不喜歡?”

  向管家將盒子遞過去放在了老太爺面前,老人家將脖子上掛著的老花眼鏡戴在鼻梁上安靜的盯著盒子,“是嗎,那我可要好好的看看是什么東西了?!?br/>
  蓋子打開,一雙褐色的皮靴安靜的躺在里頭,淺筒的設計,鞋子底部縫合嚴絲合縫,最重要的是學子里有著厚厚的暖毛,伸手觸摸都是溫暖柔軟的。

  “這是?”老太爺歡喜的很。

  “這是我找了師傅親手做的,縫合的很好,爺爺您放心穿吧,而且我親自試過了,底面不滑,就算是下雪的天氣您穿著也能很穩當的走在雪地里的?!卑诇]開口道。

  “這是你親手做的?”老爺子驚訝的問。

  “嗯,因為是第一次做,所以我做的有些不太順暢,斷斷續續的也耽擱了很長時間,不過正好冬天來了,您這兩天穿著很合適?!?br/>
  老太爺歡喜的看看白淽,再看看手上的鞋子。

  這孩子怎么還會做鞋子呢?能看病能采藥能熬藥的孩子,還能夠會做鞋子,在這個時代這樣的孩子簡直是太難找了。

  老太爺兩手放在靴子里,貼在自己的臉龐,分明只是雙鞋子,可是老太爺卻跟捧了這世上無數的稀世珍寶一樣的高興。

  “爺爺您喜歡嗎?”

  “喜歡,當然喜歡了!這是爺爺到現在為止收到的最好的禮物了?!崩咸珷旤c頭的樣子像極了小孩子。

  家里頭只有顧玖笙這么一個孫子,這男孩子始終還是不如女孩子貼心,老太爺對于白淽的喜歡不光是這孩子合眼緣能夠給顧玖笙看病治病,更加多的是,這孩子知冷暖,懂分寸。

  知道那些冰冷的物件他不喜歡,所以親手做了這雙鞋子給他,真真的是讓他老人家暖到心坎里去了。

  “笙兒啊,你可是找了個好媳婦兒,我這孫媳婦兒真的是知道疼人?!崩咸珷敹⒅约簩O子開口道。

  顧玖笙握著杯子安靜的喝了口茶,現在他的心情可是不太好,爺爺都已經拿到禮物了,可是他還一點都沒有這個意思。

  “老向啊,你看看這毛,你再看看這外面的縫合,做的好不好?”老太爺歡天喜地的對著向管家炫耀了兩句。

  “真是做的很好呢?!毕蚬芗腋胶椭蠣斪拥脑捒淞藘删?。

  只要是白淽做的,就算這鞋子是開口的,老太爺也還是很高興。

  “等到下雪了爺爺就穿著你做的這鞋子到雪地里去好好走走?!崩咸珷斦f著將靴子寶貝似得放進了盒子里封好了。

  白淽側目看著顧玖笙,這男人心情現在可是不太好,她憋著笑意沒敢嘲笑他,倒是桌下伸手碰了碰他的指尖。

  “對了你們今天不是要到權家去嗎?什么時候出發?”

  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白淽和老爺子說了,今天他們要出發到m國去一趟。

  “一會兒便走了?!鳖櫨馏侠侠蠈崒嵉恼f道。

  向管家將老太爺吩咐的盒子放在了桌上,老太爺看著顧玖笙,“這是給權家那位準備的,上次他不是給我帶了茶葉過來嗎,我老爺子也不是占人便宜的人,把這個給那個老小子帶回去?!?br/>
  因為距離隔得遠,這兩位老爺子也就是互相帶點禮物什么的,彼此相處的倒是挺愉快,就是老人越活越像小孩子,所以很多時候兩人開視頻總是吵架。

  “好的爺爺?!卑诇]聽話的將盒子拎在手上。

  顧玖笙早早的就吃完了早餐等著白淽,那雙眼睛一直死死的盯著她下筷子的速度,白淽被他盯得發毛,草草的吃了幾口之后就扔了筷子。

  幾乎是她一放下筷子的瞬間,男人擁著她起身,“爺爺我們吃飽了,先走了?!?br/>
  白淽話都沒來的及說,顧玖笙就拉著人往廊下過去了,老太爺咬著小籠包的動作一滯,跟著張口。

  “你小子給我慢點,一會兒淽兒摔了!”

  話音剛落下,這人就消失在長廊盡頭,嚴逸帶著老太爺給的東西著急忙慌的追上去。

  “這孩子,結了婚之后是越來越活潑了,有這么著急嗎?!崩咸珷敽咧攘丝诙節{。

  他還想和自己這寶貝孫媳婦好好的說兩句話呢。

  “看您說的越著急您不是越高興嗎,這重孫子可是指日可待了?!毕蚬芗艺f著將一盞茶放在了老太爺面前。

  老人家臉上帶著笑意,“這倒也是啊?!?br/>
  誰還沒有年輕過的時候呢,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啊。

  白淽一路都差點腳不沾地的被男人拖回了東區,剛剛進了屋子他就站在白淽面前,走了這么長的漉還是臉不紅氣不喘的。

  “東西呢?”男人攤開五指放在她面前。

  “在臥室呢?!卑诇]哼了聲。

  差點沒把她早點都給她顛出來了,真是。

  她話音剛落,這男人就一股風似得跑進了臥室里,緊跟著就傳來了翻東西的聲音,白淽伸手按著眉心沒動,東西她放的也不隱秘,只要他想,這人隨時都能夠找得到。

  差不多的時候,她提起步子走進去,就看到了顧玖笙站在她的梳妝鏡前,手上握著一個巴掌大小的黑色盒子。

  “找到了?!彼哌^去看著他,伸手將東西接過來,“這是我親手做的,不是有句話說的好嗎,結了婚,肯定是要管住自己男人的錢包的?!?br/>
  她抬頭才發現,這男人現在居然有些緊張,薄唇緊抿盯著她手上的盒子不放。

  “諾?!卑诇]將盒子打開,一個軟牛皮的錢包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也是她從設計裁剪縫制打樣開始一樣一樣的做出來的,和靴子不同,那靴子做的時候還讓老板幫了些忙,但是錢包就完全沒有了,完全是她自己的作品,她倒是對于這個錢夾挺滿意的。

  男人接過去的時候,白淽能夠感覺到他的指尖有些顫抖,她好笑的看著顧玖笙,“沒這么夸張吧?!?br/>
  大婚的時候送給他玉佩,那是關系到她闔族性命的東西,他都是云淡風輕的接過去,哪里像現在這樣了。

  “別高興傻了顧先生,我們一會兒還得出門呢?!卑诇]抬手在他面前揮了揮。

  顧玖笙伸手抱著她將人扯進懷里不動,吻著她的發絲,聲音沉悶,“我很高興?!?br/>
  他高興的緣故不光光是白淽送給她的這個禮物,更重要的是她的心意。

  緊跟著顧玖笙抱著人坐在了沙發上,白淽坐在他的腿上,低頭安靜的看著他開始掏出舊皮夾開始更換,他平時不喜歡去人多的地方,所以錢夾里的確是沒什么現金,更加多的是銀行卡。

  不過她倒是看到了放在錢包里頭她的照片,一張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拍出來的照片。

  “哎,這是什么時候拍的?”白淽叫了聲。

  顧玖笙小心翼翼的將銀行卡放進了新的錢夾,伸手握著照片回了句,“前段時間?!?br/>
  照片上她趴在桌面上安靜的睡著,角度取得很好,無論是光照還是其余的,拍出來她很像仙女兒。

  “那什么時候你的倒是也拍一張你的放進我的錢包了啊?!彼亓司?。

  顧玖笙低頭換好了錢包之后吻了吻,“已經放了?!?br/>
  白淽眨眨眼,起身到背包里找她的錢包,她平時沒有用錢的機會,什么東西都是家里準備好的,就算出去逛街在顧氏名下的商場里也不用她付錢,而且每次都有嚴逸跟著,她只用買就是了。

  送給爺爺的靴子和顧玖笙的錢夾,是她從手機里直接刷出去的錢,她從前的一些收入都被蘇媚給她弄了個支付賬號存起來,用起來還是挺方便的。

  顧玖笙這么一說,她倒是想起來自己已經快三個月沒有碰過那個可憐兮兮的錢包了。

  米色的錢包打開,白淽看到了左邊放著的照片,照片上的顧玖笙也是和她那個角度一樣,就連光線動作姿勢都是一樣的,也是趴在桌上露出側臉。

  “你什么時候放進去的,我怎么不知道?”白淽捏著錢包沖過來撲到他身上。

  顧玖笙抬手接住人兒,鼻尖蹭著她的,“小糊涂蟲,估摸著等到你的錢夾都丟了你都發現不了?!?br/>
  白淽低頭看著照片,再將他的那份打開,對比之后得出了一個結論,“我覺得你比我要好看?!?br/>
  這張臉簡直是人神共憤,她是個女孩子都比不過,顧玖笙也就是靠著這張臉張狂到了現在了。

  “你在我眼里,是最美的?!蹦腥撕逯?。

  白淽挑眉,盯著他的臉不放,“不過生的好看也好,至少我看著也是賞心悅目的?!?br/>
  誰不想要個帥氣好看的老公,無論帶到那里都是倍兒有面子的,不過這種愉悅也只是在沒有那些女女人靠近的時候。

  顧玖笙招蜂引蝶的時候可是不少啊。

  “扣扣?!遍T口傳來敲門的動靜,嚴逸的聲音在外頭響起來,“九爺太太,該走了?!?br/>
  約好的出發時間已經到了。

  顧玖笙張口咬在她小巧的下巴上,抱著人起身,“走嘍?!?br/>
  “顧玖笙,你放我下來!”

  只可惜這男人是不會聽的......

 ?。}外話------

  大家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啊,沒什么重要的事情記得戴口罩百度一下“神秘顧爺掌上寶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看過《神秘顧爺掌上寶》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