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穿書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 第一百一十章,注定悲劇

第一百一十章,注定悲劇

  聚會散場時已經是深夜,祁愿和蘇沁告別后,拖著六分醉的楚垣回家。

  一到房間,男人便一頭扎進床上,哼唧著,半晌沒動。

  祁愿以為他醉得狠了,默默打了一盆熱水出來替他擦拭臉頰和胳膊。

  楚垣眼睛瞇成一條縫,配合著她的動作,任她撥來撥去。

  擦完臉,女生把扔在沙發上的衣服收攏抱起準備放進收納盒明天清洗。

  “吧嗒”。

  有兩個四四方方的小盒子從男人大衣口袋滑落到地上。

  “嗯?”什么東西?香煙?還是口香糖?祁愿俯身撿起,看清包裝后,她仿佛被燙了一下,迅速把盒子扔到桌子上。

  “噗嗤?!卑抵杏^察女生一舉一動的楚垣沒忍住笑出聲。

  祁愿兇狠地瞪他一眼,正想說話,楚垣已經坐起身,拿起被她嫌棄的小盒子,似笑非笑地瞅著她“祁愿,我都買了,要不要試試呀?”

  明知道他只是調侃,祁愿還是燒紅了臉,抱著衣服飛快地沖進浴室,不忘回頭鎖上浴室門。

  小盒子在青年指間轉了一個來回,被他隨手放在床頭柜上。

  楚垣雙手枕在腦后,看著天花板發呆,等女生洗完澡出來。

  ……

  電影院上了懷舊的老電影,女生買了票,兩人到了才發現是情侶座,于是難得在訂婚前夕一起出來看電影的小情侶別別扭扭地擠到小包間。

  情侶座的私密性很好,窗口正對著大屏幕,卻可以不受其他人的打擾。

  坐下后整個人放松下來,女生靠在松軟的椅背上,感嘆道“這電影我小學時候看過,當時是電影頻道放的中文版,女主真的超級漂亮?!?br/>
  念了一遍電影的名字,楚垣聲音放得很低,避免影響到其他人“我很少看這種文藝愛情片?!?br/>
  “那你可錯過了寶藏?!迸砹艘活w爆米花喂到嘴里,愜意地瞇起眼睛,“我姐……”

  險些說漏嘴,女生硬生生改口,”我姐妹以前也不喜歡看愛情片,她說拍出來的都是假的,不管喜劇還是悲劇,人生哪來那么多機緣巧合大起大落……后來,我給她推薦了怦然心動,她反反復復看了十二遍?!?br/>
  “怦然心動?”楚垣咬著可樂的吸管,含糊道,“我知道這部電影?!?br/>
  “看過嗎?”

  “沒有?!?br/>
  “等有時間了,我可以陪你一起看哦?!迸{皮地吐了吐舌頭,“你請我吃飯就好了?!?br/>
  楚垣輕笑“可以?!?br/>
  明天就要舉行訂婚儀式,兩人坐在一起總覺得有些不自在。

  青年的視線定格在屏幕上,妄圖靠電影唯美的畫面轉移注意力。

  堅持了十分鐘,失敗。

  女孩身上淡淡的果香幽幽地飄進鼻子,他舔了舔嘴唇。

  有很多不適合在訂婚宴上說的話想在訂婚前夕告訴她,可她的視線始終落在屏幕上,他不想打擾她的興致。

  青年有些挫敗地嘆了口氣,引得女生轉過臉看他。

  “怎么了?不喜歡嗎?”

  楚垣搖頭“沒有?!迸滤嘞?,他補充道,“挺有意思的?!逼鋵嵢虥]注意電影演了什么。

  “哦?!逼钤负鋈粏柕?,“你喜歡喜劇還是悲???”

  女生聲音很小,楚垣下意識湊近她,反問“什么?”

  祁愿貼近他耳朵,重復問道“楚垣,你喜歡喜劇還是悲???”

  “電影的話,喜劇吧?!?br/>
  “為什么?”

  “生活都這么難了,要些開心的影片有助于緩解壓力?!睆膩頉]有思考過這個問題的某人隨意編了一個理由。

  “我也喜歡喜劇?!逼钤傅?,“倒不是為了緩解壓力,就是覺得看開心的故事整個人都會覺得很幸福?!?br/>
  她瞥了眼屏幕,道“可惜,這部電影是個悲劇?!?br/>
  “男女主分離了嗎?”

  “高貴的公主和無權無勢的記者?!逼钤竾@道,“就算公主可以短暫地放下身份像個普通女孩一樣在街頭游玩,可任性以后,她還是要回歸本來的身份,承擔自己的責任——這樣的兩個人,分離是理所當然的吧?!?br/>
  女孩忽然多愁善感,楚垣無聲地握住她的手。

  纖細的手指微微蜷縮,卻最終沒有收回,祁愿看著他,眼里含笑,輕聲道“不過,我想哪怕只是短短一天的時間,分離以后的日子里,她想起自己的一日假期,也會會心一笑——再也沒有比這更美好的結局了?!?br/>
  “祁瑤?!彼麥惤鼛追?,兩人幾乎呼吸相聞,“只是電影,是編劇寫的故事,不用難過?!?br/>
  他還是喚她祁瑤,女生眼里笑意消散,她垂下眼簾,掩住眼里黯淡的光。

  “楚垣,有一條路,如果早知道走下去是悲劇結局,你還會繼續往前走嗎?”

  “不會?!?br/>
  “若是為了守護重要的人呢,也不會嗎?”

  “不會?!背?,“明知是悲劇,不去糾正偏差,反而繼續往前走,這不是執著,是愚蠢?!?br/>
  祁愿愣了愣,再次笑了。

  學著他平時的樣子捏了捏他的耳朵,感覺指尖的皮膚陡然升溫,祁愿小小聲“楚垣,我們接吻吧?!?br/>
  “……”

  她理所當然地提出要求,楚垣臉頰微紅——還好電影院光線昏暗,不容易暴露——在女孩期待的目光中,他傾身吻住她。

  這是兩人確定關系以后第一次接吻,從最初的試探,漸漸開始不滿足的深入……

  分開時,女孩眼里有光,似嗔似怯“楚垣,你吻技這么好,以前是不是談過很多女朋友?”

  “沒有?!彼粑灿行┎环€,“你是第一個,也會是唯一一個,祁瑤?!?br/>
  ……

  現在想來,那個時候女孩總是莫名的憂傷,十有八九是因為姐妹倆互換的身份。

  他是她的戀人,可他看著她喊出的卻永遠是她姐姐的名字。

  楚垣嘆了口氣,抬起胳膊遮住眼睛。

  要不是最后一次見面時,祁瑤說出真相,他這輩子也不會知道,和自己訂婚的女孩竟然是冒名頂替姐姐的妹妹。

  洗完澡出來,發現床上的人似乎睡著了,祁愿小心翼翼地爬上床,還沒躺下,便被男人摟著腰扯進懷里。

  知道反抗沒用,祁愿閉上眼睛,困頓地打了個哈欠“楚垣,你是不是很想我找回記憶?”

  從見面那天起,這家伙就堅持不懈地纏著司教授,竭力尋找治好她的辦法。

  他為什么這么執著幫她找回記憶?

  楚垣下巴擱在女孩發頂,沉默一瞬,實話實說“祁愿,楚家嫡系一脈敗落,我被逼得走投無路時,你約過我見面?!?br/>
  嗯?祁愿瞬間不困了“然后呢?”

  “我遵守了約定?!背?,“可是你沒有來?!?br/>
  “我……失約了?”

  “嗯?!背曇舾?,“來赴約的人不是你,而是你姐姐祁瑤?!?br/>
  因為過于震驚,祁愿的腦子出現了片刻的空白。

  “祁愿,我很想知道那天你失約的原因?!被蛘哒f,約他出來本來就是一個陷阱。

看過《穿書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