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從木葉開始地爆天星 > 070:不愿意醒來的夢

070:不愿意醒來的夢

  “自來也?”

  “自來也?”

  “你昨天晚上幾點睡的覺???怎么現在還不起床?”

  少女清脆的聲音仿佛啼叫的夜鶯一樣,干凈利落地傳入了自來也耳中。

  正在沉沉睡去的自來也猛地眼皮挑了挑,想也不想,他直接掀起被子,從床上一躍而起,瞬間躲到了……床底下。

  他還扯了扯被子,試圖用更多的下垂遮擋住自己可憐弱小又無助的身體。

  他可不想被那個女魔頭抓住,準沒好事。

  “扣扣扣……”

  “扣扣扣……”

  少女敲了敲門,很有禮貌的樣子,“自來也?今天要一起出去玩的呢……”

  『玩?』自來也打了一個冷戰,不動聲色地扯了下來更多的被子擋住自己。

  “自來也?”

  “你不在家?別扯了?!?br/>
  清脆悠揚的聲音在屋子里回蕩,卻讓自來也縮得更靠里面了一點。

  要不是條件不允許,他早就縱身一躍下樓逃之夭夭了。

  “轟!”

  屋里的大門被人暴力地一腳踢開,吱呦呦地發出呻吟。

  自來也心疼了大門一秒鐘,然后一顆心都提了起來。

  一個扎著馬尾的金發蘿莉雄赳赳、氣昂昂地沖進了屋子里面,水汪汪的大眼睛在屋子里瞟來瞟去,平平的胸口起起伏伏間硬是沒有半點弧度。

  此人有女將軍之相……平天下不在話下,恐怖如斯。

  自來也心里還在吐槽,伴隨著啪嚓啪嚓的聲音,一雙小巧可愛的腳丫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圓嘟嘟的腳趾上有著晶瑩剔透的趾甲,還涂上了淡紅色,縮在忍者涼鞋里。

  自來也縮了縮,連呼吸都屏住了。

  并不是對方的味道大,相反,這個有潔癖的女人可不會讓自己有什么難聞的味道,即使是腳丫也會被她用草藥浴養得香噴噴的。只是,他害怕自己呼吸時帶動的氣流會被這個可惡的家伙感覺到而已。

  這女人,該死的敏感。

  “誒,不在的嘛?”金發平板少女蹙了蹙眉頭,小巧可愛的鼻子動了動,“明明剛剛還聽到有人在里面打呼嚕的?!?br/>
  『你別騙我,我才不打呼嚕,我晚上錄過音的!』

  自來也扯了扯嘴角,依舊憋著氣。

  他經受過專門的訓練,可以在水里憋好久。

  不過這和在水里憋氣還不太一樣。

  最起碼在水里憋氣耳邊不會有少女的碎碎念。

  “誒,這個自來也,他跑哪里去了?”

  “怎么會不見了呢?”

  “巴拉巴拉……”

  自來也因為大腦缺氧再加上被墨跡來墨跡去,總之是頭暈眼花,然后下意識吸了一口氣。

  還不待自來也鉆出來逃跑,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出現在了自來也面前。

  “不好!”

  自來也臉色一白,直接被少女從床底下拎了出來。

  “喂,我說,你躲我干什么?”

  少女氣鼓鼓的樣子活像一個包子,自來也下意識伸出狗嘴舔了一口。

  入口處一片溫潤,還有著別樣的Q彈,軟糯糯地,像果凍一樣,還有著淡淡的清香。

  兩個人同時愣住。

  “噗通!”

  少女下意識松手,俏臉瞬間一片血紅。再怎么潑辣的女孩子遇到這種情況也會不好意思一下,然后勃然大怒。

  “自來也,你找死!”

  “啊啊啊,綱手我不是故意的!別打我英俊帥氣的臉!”

  窗外,一棵大樹上,臉色有著病態般蒼白的少年手里撫摸著一只麻雀,聽到屋子里的大吼大叫聲后,嘴角勾了勾,露出一抹笑意,

  “兩個笨蛋?!?br/>
  ·

  窗外的麻雀嘰嘰喳喳多嘴,屋子里的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各種各樣的話題,仿佛多年沒見的好友一樣。

  大蛇丸手里拿著一管藥膏,輕輕地涂抹在自來也被打成??的腦袋上。

  藥膏和手都是冰冰涼涼的。

  自來也坐在凳子上不停抽著冷氣,顯然是疼得厲害。

  “辣果鋁銀,哈搜呆混了……”

  自來也吐字不清。

  也難怪,大蛇丸看到,綱手把自來也舔她的舌頭揪出來錘,他差點以為自來也今天得交代在那里。

  沒想到這小子命屬小強的,這都沒打死。

  當然,也可能是綱手沒下狠手。

  他們兩個的關系可是挺復雜的,牽扯的東西不少。

  大蛇丸覺得挺可惜的,他還想切開自來也的尸體看看里面到底有沒有大腦呢。

  “里好溫樓,里要似鋁的,裸困定娶里?!弊詠硪侧洁炝藥拙涫裁?。

  大蛇丸挑了挑眉毛。

  很顯然,他聽懂了。

  “白癡?!贝笊咄杵擦似沧?,不過疼得嘶嘶哈哈的自來也自然是沒聽到。

  “你說你,總是招惹她干什么?”大蛇丸的語氣和他上藥的手一樣溫柔,“總是落得一身傷?!?br/>
  “回資道辣個鋁銀懟得裸刨痕么……”自來也嘟嘟囔囔,然后捋了捋舌頭,下一句話可算清楚一點了。

  “裸六不喜歡辣鍋太平公主……”

  自來也聲音不小。

  那邊的綱手瞬間投射過來死亡射線。

  綱手,身為初代火影之孫,被人尊稱綱手姬,也就是綱手公主……

  太平公主……

  呃……挺貼切的外號。

  大蛇丸果斷收回藥膏,然后身子朝著旁邊一閃。

  “天殘腳!”

  “轟!”

  自來也直接被綱手從忍者學校的墻里打了出去,狼狽地摔在了外面,暈頭轉向,不知道有幾只羊在天上飄。

  大蛇丸幸災樂禍地笑了笑,抱著肩膀看熱鬧。

  他的確是自來也的朋友,也的確會在自來也手上之后給他涂傷口,但這毫不影響他幸災樂禍和落井下石。

  綱手氣鼓鼓的看著自來也,“喂,你一天天不招惹我會死的嗎?”

  “好了好了,你們別鬧了,”他們的一個同學竄了出來,“今天是回來看老師的,你們這……還是那么精力充沛的啊哈哈……”

  沒有好戲看了,大蛇丸聳了聳肩膀,走過去把自來也扶了起來。

  “在外面的話,給女孩子留一點面子,不要總是戳她們痛處……雖然會因此得到關注,但是也會讓你挨打的?!贝笊咄枧牧伺淖詠硪?,“就像今天早上綱手找你,還不是因為你昨天偷窺人家洗澡?今天早上更過分,還舔人家臉……”

  “果然你才是變態的吧?”

  “這不是……為了讓她記住我,不找別人嘛……”自來也咳了咳。

  “……”大蛇丸扶了扶額,“你就是欠扁?!?br/>
  突然,他又想起了什么,

  “自來也,自從我們忍校畢業,這兩年你都沒回過家……你們有什么矛盾了嗎?”

  “回家?”

  自來也喃喃自語,而后腦袋仿佛針扎一樣刺痛,瞬間摔倒在地,

  “回家……”

 ?。?。:

看過《從木葉開始地爆天星》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