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在幕后調教大佬 > 第十八章 抄作業(感謝帶專人上人萬賞)

第十八章 抄作業(感謝帶專人上人萬賞)

  趙離盤坐在石頭上。

  暖流流過他的經脈和身體,最后回到丹田,盤踞其中。

  而一整個小周天的經脈中,都留有一絲內氣,如同溪流一樣,永遠都在流動,帶來一陣一陣暖意,驅散了洞窟中終日不絕的寒意。

  三十天時間,他已經邁過了天權養氣的第一個門檻,內氣沖開一脈,這個境界不高,卻也已經穩穩越過常人,踏入修行者的范疇當中,在他內氣耗盡之前,力量,反應,耐力,都將凌駕于常人之上。

  這樣快的進度,已經算是達到那位寫注疏的姬氏長輩印象中的上乘資質。

  一方面是因為天權余音的影響。

  另一方面,恐怕也和那六名武士時常折磨他的緣故,那種折磨和養氣階段的外在‘鍛體’不謀而合。

  從尤那邊的絮叨聽說,似乎是南宮崗做出過阻攔,那六人曾有幾天時間沒有過來,但是之后他們就又來了,下手更狠,他剛開始幾乎被打得重傷,全靠天權內氣續住了那口氣。

  還有尤每天帶來的傷藥,如果不是這樣,他早已經被打死。

  趙離這三十天吃的苦頭和拳腳比在老家時候二十年都多。

  他吐出濁氣,在黑夜中咧開嘴,嘀咕著:

  “要不是后來護住臉,真給打破相了?!?br/>
  “嘖,打人不打臉的規矩都不知道,也太不講究了啊?!?br/>
  他似乎有些無奈地嘆息一聲,然后臉上笑容暖意,語氣故作低沉,雙手十指交叉抱起,抵著下巴,道:

  “一萬七千五百二十一下?!?br/>
  “怎么還呢?”

  “九出十三歸咋樣?”

  趙離聲音頓了頓,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忍不住自嘲笑道:

  “這樣說話感覺跟個反派角色一樣,雞皮疙瘩都起來了?!?br/>
  “九出十三歸,高利貸可還行?”

  “我老趙可是守法公民?!?br/>
  ………………

  腳步聲從洞口的方向傳來。

  趙離辨別出那是尤的腳步,在這個冰冷死寂的洞窟里呆了足足一個月時間,他覺得自己似乎是有點神經敏感,對于聲音的感知比起以前敏銳很多。

  他立刻察覺到,每日給自己投食的那個少女腳步聲音和往日不同。

  有些沉重。

  畢竟馬上就要重新走上祭臺了。

  趙離心中明白尤現在的心情,借助地下河里青魚發出的淡光,趙離看到了尤,尤仍舊對著趙離微笑,和往日沒有兩樣。

  今天的食物和以前相比異常豐盛,趙離埋頭狂吃。

  尤坐在一塊平坦的石頭上,雙手抱著自己的膝蓋,下巴放在膝蓋上,看著趙離,沉默了一陣子,突然說:

  “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來這里了?!?br/>
  “我是來告別的?!?br/>
  趙離挑了下眉毛,看向尤,尤以為趙離又像是以前一樣,吃得太猛,有些噎住,自然端起了部族馴養的母羊奶遞過去,臉上的表情像是說著和自己無關的事情。

  “明天,明天早上,在羲和神駕馭太陽行過東海的時候,我就會被作為開始時的圣祭,奉獻給神,他們說放下軀體的束縛,就可以升到天上去?!?br/>
  “我有的時候很羨慕你啊?!?br/>
  “有勇氣反抗,在這里都不會感覺害怕?!?br/>
  “我自己什么都做不到?!?br/>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夠活下去?!?br/>
  她的微笑仍舊溫和安定,竭力不把自己的恐懼和不安傳遞給趙離,最后輕聲說:“天上的星辰和眾神,一開始就沒有眷顧過我,不過,至少讓我沒有孤獨地死去,在最后還可以和人說說話,好好告別?!?br/>
  她離開的時候,左手抬起,手指拇指和食指拈起,剩下三根手指翹起,點在自己的右肩膀上,右手則是點在左側,逆著光,對著趙離彎了下腰,這是部族中的禮節,代表著永別,她輕聲說:

  “謝謝你,趙離?!?br/>
  趙離看著尤離開,低下頭看著她留下的傷藥,這些藥有些部分顯然是新作的,藥膏呈現一種淺色,藥香味中帶著青草的腥味,陶瓶用草繩套在了一起,方便攜帶。

  是暗示我逃命嗎?

  趙離咧嘴一笑,將這些傷藥套在腰上,靠在石頭上,閉目冥思,呼吸很快變得悠長而寧靜,進入淺眠。

  而在夢中,他睜開了雙眼,站在了白色的純白空間當中。

  他手中多出了一把刀。

  右手持刀,抬起,刀鋒筆直指向前方,左手也抬起,握在刀柄上。

  視線順著刀鋒往前,借助這一動作,呼吸變得悠長,思緒放緩,放慢,變沉,如同浸潤到了那一條冰冷的地下河流。

  在他前面,云氣涌動,浮現出了六個身材健壯高大的武士,一出現,就帶著極大的敵意朝著趙離沖過來,趙離神色平靜,手持利刃,攻入六人包圍當中,其步伐沉穩簡練,卻又自有方圓,刀法也極犀利。

  頃刻時間,六人都倒在他刀下,潰散成云氣。

  而他毫發無傷。

  趙離右手持刀,刀鋒擦著左臂袖口,緩緩拭去并不存在的血跡,收刀。

  他在這三十天里,也不是什么都沒有做,在被六個武士拳腳相向的時候,他逐漸嘗試著逃跑和反抗,雖然說這遭受到了更狠辣的毒打,但是也讓他的記憶中多出那六名武士的步伐,以及圍攻時候的本能攻擊角度。

  以及他們肌肉發力的習慣性動作。

  在經過了堪稱地獄的七天,趙離在純白空間中,重現了這六個人。

  按照弘方的記憶,趙離知道,在部族中除去那些身份和地位都很高的貴人,部族中所有武士都要在演練場修煉相同的步法,刀法,還有連手的方式。

  所有人的基礎都是相同的。

  他想要逃跑,肯定會遇到這些人,所以打算在夢中熟悉這些人的攻擊方式和習慣性動作,增加自己存活的可能性,但是他畢竟只是個普通的現代人,最多是肝比較強壯點,一開始完全無法生還。

  哪怕他憋著一股狠氣,打算和這六個人死磕,也往往只能打到第二個,就會被其他人干脆利落地擊殺,潰散成一團一團云氣。

  就在他被這一道難題難住的時候,畫卷上第三個名字亮起來。

  那代表著姬辛再度可以來到這個夢中,于是他將姬辛又撈了上來,用夢境空間壓制住姬辛的修為,讓他處于和自己一樣的境界,扔到了那一排精裝的鐵西部武士面前。

  姬辛在最后極限之前,結合刀法和步伐,成功以弱勝強。

  無傷擊殺了六名鐵西部武士。

  然后在古教官親切友好的指導之下再度陷入了虛弱期。

  從那之后,一直到現在,趙離都以往日肝活動的熱情開始瘋狂‘抄作業’,不斷學習姬辛對于這種局勢的破解方法,從步伐,從用刀運氣的手段,到對于鐵西部武士一招一式的預判,防御,反攻,一遍一遍地學習。

  直到現在,他終于成功達到了十七天之前,姬辛最后完成的狀態。

  手中長刀消失不見。

  今天夜里,開始突圍。

 ?。?。:

看過《我在幕后調教大佬》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