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在幕后調教大佬 > 第四十四章甩鍋的技術,我愿稱你為最強

第四十四章甩鍋的技術,我愿稱你為最強

  緝鬼司的人看著眼前的屋子,覺得有點牙疼。

  他們打算把那鬼抓回去,反正魂魄嘛,一般來說,能在大牢里蹲個一兩百年沒事,緝鬼司的日常職責就是維護人間范圍內基礎的陰陽平衡,驅逐有害的幽魂鬼物,可若是因此搭上了一個城中居民的性命,事情就大了。

  六司當中主管人間事的,能把他們緝鬼司的墻皮都扣下來。

  其中一名男子沖那書生打了個手勢,遲疑道:“隊正,我看咱們還是直接上吧,要不然等一會兒,那人的魂魄被傷到了,事情就更麻煩了?!?br/>
  書生點了點頭,暗自吩咐了下去,眾人正打算一擁而上,門突然從里面被打開了,現在已經是深夜,街道上的溫度很低,屋子里的暖風暖氣吹出來,眾人卻微微打了個寒顫,各自手持兵器,帶著戒備的神色注視著屋子。

  夜色中。

  一名穿著樸素衣服,年紀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端著白碗大步走出來。

  書生暗道一聲來了,擋在了眾人之前,衣服下內氣流轉,那個青年卻沒有什么反應,走到他面前,只是伸手把手里的碗遞過去,書生手中法印未曾有異狀,當下已確認眼前人并未被俯身,下意識接過碗,觸手微涼,微微驚愕,道:

  “這是什么?”

  “碗啊?!?br/>
  青年一臉理所當然,指了指碗,道:

  “哦對了,不用找了,那一只鬼在這兒呢?!?br/>
  眾多緝鬼司成員低頭,看到白碗里面一捧虛幻的粉塵起伏,感受到其中隱隱蘊含的法力氣息,以及先前被緝鬼司術式擊中之后留下的特殊氣息,彼此對視一眼,陷入沉默當中。

  剛剛還生猛活潑的厲鬼,怎么就成一把灰了?

  趙離臉上略有抱歉,道:“我這里沒有什么很好的骨灰盒?!?br/>
  “這個碗剛買的,三枚刀幣呢,將就一下?!?br/>
  又把一顆寶石塞到書生手里,道:

  “遺物?!?br/>
  然后客氣道:“我還要繼續睡,各位再見?!?br/>
  轉過頭,快步走入房門,開門關門上鎖一氣呵成,留下茫然的緝鬼司隊員門面面相覷,一時無言,緝鬼司的隊正看了看手上的寶石和魂魄灰燼,沉默了下,搖頭嘆道:“罷了,看來是撞到了修行者的頭上?!?br/>
  “咱們暫且回去?!?br/>
  眾人離去頗遠的距離,才有一人忍不住問道:

  “隊正,按照規矩,那個人不應該也要帶回司里,三輪評斷,確認沒有問題了才會將他放出來嗎?”

  書生揉了揉鼻子,仰天嘆息道:

  “因為打不過啊?!?br/>
  隊員:“……”

  書生看了一眼隊員們,見無人反應,略有遺憾,道:

  “罷了,不開玩笑了?!?br/>
  “我且問你們?!?br/>
  “剛剛那一只厲鬼,應該是有對應于人間開竅境的修為,可是進去了那個屋子以后,再出來就成一捧灰了,這期間你們可有感覺到什么術法的波動嗎?”

  眾人搖了搖頭,面上皆有恍然。

  書生道:“這只代表著兩種可能性,一者,在短暫到無法反應過來的時間內,那只厲鬼已經被鎮壓,另一種可能性,厲鬼用了入魂之術,魂魄中的交鋒自然也難以被察覺?!?br/>
  其中一人道:“既然能被施展入魂之術,顯然修為不高啊?!?br/>
  書生眼皮翻了一下,道:

  “修為不高,這一只厲鬼怎么會變成這副模樣?”

  “這……”

  書生揉了揉鼻子,平靜道:

  “同樣最有可能的是兩個可能性,第一,那是個性格頗為惡劣,游戲人間的高手,故意裝作修為低下,引人上鉤,供他取樂,第二點,他的魂魄里有東西,可能是某種秘寶,可能是失去肉身,只剩下命魂,寄居于那個人魂魄中的強者?!?br/>
  “換句話說,他應當有問題?!?br/>
  開口的青年急急道:

  “有問題那我們不更應該去了嗎?!”

  書生看著那個屬下,認真道:“是,有問題?!?br/>
  “但是那和我們有什么關系嗎?”他指了指自己的腰牌,理所當然道:“我們是緝鬼司,緝鬼司??!那人又不是鬼,之后寫一封文書,遞交給人間司的人就可以,他們會去處理這件事情?!?br/>
  “不過對于這種無害的高手,應該也是以盯梢為主,并不會打草驚蛇?!?br/>
  “至于咱們?”

  他聲音頓了頓,然后道:

  “不是還有六日假期嗎?”

  “該干嘛干嘛去,還是打算繼續借個緝鬼的任務?要我給你申報一下?”

  眾人此刻明白過來,都連連擺手拒絕,臉上露出放松的神色來,連那多次開口的青年,都在恍然之后,不自覺露出了一個微笑,他想到相約一同外出踏青的青梅竹馬,心中微微有些發癢。

  正在這個時候,書生抬手輕輕一拍額頭,恍然道:

  “對了對了,還有一件事情?!?br/>
  他一指剛剛說話最多的年輕人,干脆利落道:

  “那封文書就由宏才你去寫?!?br/>
  “每一封差不多三千字足矣,六司其余五司各有一份,另有一份留存,一份上交卷宗閣,要用三寸狼毫,楷書,工工整整,不可有錯字,不可涂改?!?br/>
  溫宏才笑容凝固,雙眼慢慢瞪大。

  書生拍了拍他肩膀,體貼道:

  “上一次任務之后的休假尚有六日時間?!?br/>
  “放心,不必著急,慢慢寫,六天時間,總能寫完的?!?br/>
  然后他聲音微頓,語氣壓低,悠哉道: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第一個道理,既然身為緝鬼司的人,便不要去涉及其余五司,否則會有麻煩的,而身為修行者,也要知道自己能做多大的事情,不自量力,貿然前沖,受害的遠不止你一人?!?br/>
  “你以為,武王設立足足六司的原因是什么?”

  “好好想想吧?!?br/>
  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越過溫宏才,沖著其他人大笑道:

  “走了走了,交了東西,一起出去喝酒去?!?br/>
  “今天夜里宏才請客?!?br/>
  ……………………

  趙離確認緝鬼司的人已經離去之后,才躺回床鋪上。

  他想到那個狠話還沒有放完就給打散了魂體的黑影,有過被人打斷要講話的經驗,趙離可以明白經過這種物理打斷,它的本體一定處于極度的暴躁當中,怒氣值會越來越高。

  然后再度凝聚的時候,就會更憤怒地放出更狠的話。

  不過不知道那一只鬼放完狠話,看到一堆緝鬼司的人,握著法器符咒,圍成一圈兒盯著他看,會是怎樣的一種表情。

  趙離想了想那樣的畫面,摸了摸下巴,不確定道:

  “用最恨的語氣,說最慫的話?”

  “可惜了,沒有眼??吹??!?br/>
  至于這樣的行為是否不妥?

  身為一個合法公民,遇到事情的時候,交給官方,不是很合理嗎?

  你遇見殺人犯,你報警啊你。

  任何一個現代人都會做出這種選擇好嗎?自己抗,是有多頭鐵?

  趙離思緒亂飛,暗自吐槽,以放松精神上的緊張,等到心境漸漸平復之后,雙眸微合,重新升上了夢境,看了看畫卷上的名字,姬辛的名字已經快要恢復原本的黑色,距離再次入夢已經不遠,照例將那一頭狼抓來,扔給他一堆書。

  那一匹狼不知受到了什么刺激,看書越來越勤。

  趙離打開了畫卷,但是這一次,畫卷上有足足四個畫面。

  除去了衛光的記憶畫面,多出了一個特殊的,整體都泛著沉沉的黑色。

  趙離皺了皺眉,白色畫卷上運氣翻滾,顯出一副圖像來。

  被古教官背后刺殺的黑影扭曲,化作了支離破碎的魂體,打算重組,有一縷在這個時候被白色空間硬生生抽離了出來,封入畫卷。

  那正是第四幅畫面。

 ?。?。:

看過《我在幕后調教大佬》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