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扶亂唐 > 第104章 難啃的骨頭

第104章 難啃的骨頭

  “混賬!爾等還在這看什么熱鬧,還不快去把嚴莊被抓回來!”

  史思明說完了之后一擺手,身邊的人全部都出去了,一時間,大帳里面就剩下了安慶緒和史思明兩人。

  “你……這是何意?”

  安慶緒這個時候已經有點慌了,因為剛才史思明身后的那些將士并不是不認識自己,但是看到了自己之后,并沒有任何看到大燕皇帝的恭敬,反而是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史思明的身上。

  在這一瞬間,安慶緒就知道,自己太高估自己在大燕的影響力了,現在自己應該關注的事已經不再是自己會不會再是大燕的皇帝,而是自己能不能活下來了。

  “賢侄啊,我這次來,那是擔心你的安危啊,嚴莊這個佞臣,要不是他在旁邊蠱惑,陛下手握近乎二十萬大軍,怎能被唐軍在長安城和洛陽、相州接連擊潰?等到我將他抓回來,定會殺了他讓賢侄出氣!”

  史思明這一口一個賢侄的叫著,就好像不知道安慶緒應該是如今的大燕皇帝一樣,其中表達的意思,其實已經是再清晰不過了。

  安慶緒當然不想對史思明束手就擒,他冒著被天下人唾罵的風險把自己的親爹給干掉了,當然不是為了給他史思明做嫁衣的。

  但是現在的情況,他就是小胳膊擰不過大腿,要是再不束手就擒的話,他能預感到今天晚上自己會死在這個大帳里面。

  雖然安慶緒也算是會些武藝,但是跟史思明年輕的時候就跟著安祿山一起出生入死是沒法比的。

  “叔父,嚴莊的事,就交給你了,煩請你帶我回到范陽,今生今世,我都不想再帶兵出征了,只想要在范陽聊以度日?!?br/>
  安慶緒這個時候說出的這番話,當然正是史思明想要聽到的,他一看安祿山年級不大,但是還真就被他一嚇唬就慫了,心里面當時就放松了,哈哈大笑道:“賢侄放心,等咱們回到了范陽,你說住哪咱們就住哪,你說玩哪里的美姬我就給你去搜羅哪里的美姬!”

  畢竟自己的地位是老大哥安祿山給的,對于安祿山的兒子,史思明還真不想做絕了,畢竟安慶緒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個能成大事的人,既然他認慫了,史思明覺得讓他下半輩子安心的享福問題也是不大。

  [ ]“如此,就多謝叔父了!”

  “好!你可能還不知道啊,我之前接到了李歸仁的回報,說是嚴莊早在洛陽的時候就已經暗中投降了大唐了,要不然我大燕的軍隊怎么能在洛陽和相州遭受如此慘敗,這一次他從你這帶走了一萬人馬,顯然也是給大唐的投名狀,所以這件事,你是沒有多大的錯誤的,最多是個用人不察,不過賢侄你放心,這長安和洛陽咱們能拿下來一次,當然就也能拿下來第二次!”

  安慶緒這么一聽,史思明這不是幫他直接就把退路給想好了嗎。

  他都可以想象得到,等他們回來范陽,史思明就會說之前是嚴莊在城外挾持了安慶緒,并且想要通過安慶緒達到霸占范陽的目的。

  不過這些對于安慶緒來說,顯然都已經不重要了,他現在唯一能奢求的就是活下來而已。

  事情進行的這么順利,讓史思明的心里面十分興奮,他之前一直還是十分謹慎的,畢竟安慶緒要是真的膽子大,范陽不少安祿山的老人還是會支持他的,現在,史思明完全不用擔心了。

  把安慶緒帶回了范陽之后,史思明沒有讓他公開露面,只是告知范陽的將領們,說是安慶緒被嚴莊被嚇壞了,需要靜養一段時間,這范陽的事,還得是他暫時來主持主持。

  其實到了這個時候,范陽的將領們也都明白了他們即將面對的事什么了,不過對于大部分人來說,是安慶緒還是史思明在這主事,對于他們的影響都是不大的。

  而且不少人都不得不承認,在打仗上面,安慶緒跟史思明是沒法相比的,在范陽,史思明之前就可以說是安祿山之下的第一人,更不用說現在安祿山已經死于非命了。

  范陽的權力更迭就是這么快,快到幾乎沒有對叛軍造成任何的影響。

  而唯一對于這一切看的十分清晰的,就要屬嚴莊了。

  嚴莊建議安慶緒那么做,其實無非也就是想要看看史思明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看看他到底是有賊心沒賊膽還是已經完全到了付諸行動的地步了。

  最終嚴莊看到了史思明的決心,知道安慶緒要是留下的話,他的確是不一定能死,但是自己要是留下了,自己肯定會死。

  所以嚴莊當機立斷,直接在安慶緒還在大帳里面等著自己的時候就跑了,而且從安慶緒這帶走了一萬人馬。

  這一手,其實是嚴莊早就準備好了的,他的腦袋里其實還是有些溝壑的,只不過他的能耐并不是很適合打仗而已。

  當初從相州逃離的時候,嚴莊其實就已經算是留了一個心眼,他讓自己的一個親信帶著些人馬留下了,留下的目的是觀察大唐在拿下了相州之后的布局。

  這些情報不管怎么說對于嚴莊來說都是有用的,要是他和安慶緒真的能平平安安的回到范陽的話,大唐將士們的動向對于他們來說就是十分有用的。

  要是真的范陽已經歸了史思明了,對于嚴莊來說,這個消息也能讓他權衡權衡自己到底會是何去何從。

  帶著一萬人馬,嚴莊趁著夜色從范陽附近一路南下,當然是先讓史思明追不上自己了,要不然自己這區區一萬人馬,在史思明的手里面肯定是不夠看的。

  嚴莊也知道,史思明追不著自己的地方,那幾乎就是大唐的領土了,他對于河北道周邊的地界還是清楚的,在不敢往中原方向跑的同時,只能往東南方向去了,他帶著兵馬貼著大唐的邊境行走,一面讓自己麾下的斥候去打探消息,他知道,這樣一味的游蕩肯定不是辦法。

看過《扶亂唐》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 搜索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 安徽快三和值走势图 北京赛车pk拾走势图app 广东11选五5是合法的吗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遗漏 重庆快乐十分视频 股票融资好做吗 赚钱软件 精准四肖三期必开一期 网上炒股配资到尚牛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