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嘉寧 > 第116章皇后

第116章皇后

  鳳儀宮中,芳清茹坐在美人榻上,手里攥著茶盞,聽一名小宮女跪著稟報。

  “娘娘,奴婢打聽過了,鸞鳳宮的那位據說已經快生了,小黃門只知道叫她宸妃,并不清楚她是哪個府里的千金?!?br/>
  芳清茹捏緊茶盞,半晌才說:“這事太后知道么?”

  小宮女道:“太后知道圣上寵幸那名妃子,還曾提出要見見那宸妃,可陛下不允,說宸妃體弱要養胎,不能被驚嚇?!?br/>
  芳清茹冷笑,將茶盞緩緩放下,沉思片刻,輕聲道:“梓書,賞!”

  梓書拿了一包銀子交給小宮女。

  小宮女接過來,朝芳清茹叩了一個頭,“奴婢謝娘娘賞!”

  “你回去好好當差,留意太后那邊的動靜,有什么消息就來告訴本宮?!?br/>
  小宮女:“喏!奴婢謹記不忘?!?br/>
  芳清茹看著小宮女退出大殿,對梓書道:“梓書,你說那個宸妃到底是什么來頭?

  陛下這么藏著掖著不給見人,連太后那里都要瞞著,到底是何意思?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藏了個逆賊妖孽呢?!?br/>
  梓書思忖半晌,道:“娘娘,婢子也覺得奇怪,不過,依陛下往日的做派,婢子猜,那宸妃不會是嘉寧郡主吧?”

  芳清茹臉色一變,手中杯盞啪地摔落在地。

  “嘉寧?不可能!她早就嫁給巍州那個姓岳的了,如何能出現在此處?”芳清茹眼里閃過銳芒。

  可不是她又是誰?誰能讓蕭伯言做出這般不成體統的鬼祟之事?

  “梓書,過幾日陛下去祭天,本宮倒要看看那個鸞鳳宮里藏了什么妖孽!”

  那宮殿名字也取的極好啊。她這個皇后住的宮殿叫鳳儀宮,那而個卻叫鸞鳳宮。

  對了!鸞鳳,鸞……

  芳清茹瞬間如遭雷劈,全身顫抖不已。

  “娘娘!您千萬別跟那見不得人的東西置氣?!辫鲿B忙為主子撫胸順氣。

  芳清茹呵呵笑了起來,一時笑得花枝亂顫。

  梓書見狀嚇了一跳,“娘娘你……”

  芳清茹眼里噙著淚,笑道:“梓書,我現在才明白,本宮在這宮里就像個笑話!”

  癡笑了一會兒,芳清茹眼里露出恨意,低聲喃喃道:“快生產了?本宮倒要看看,你會生出個什么東西!”

  鸞鳳宮。

  青鸞面前的桌子上擺滿各種美味小食,都是她曾經愛吃的。

  蕭伯言拿著象牙箸夾了一只蝦餃放在她面前的碗里,柔聲道:“嘗嘗看,味道如何?”

  青鸞依言吃下蝦餃。

  蕭伯言面上露出笑意,又夾了幾樣精致的小點心,看著她慢慢吃完。

  “嘉寧,待孩兒出世后,朕便讓你母親也進京來陪你可好?”

  青鸞抬眼看向他,搖搖頭,“不用,爹娘年紀大了不易長途勞累,若你真心為我著想,不妨讓我帶著孩兒去江州看她們?!?br/>
  蕭伯言蹙起眉,定定注視她一會兒,轉開話題:“嘉寧,朕想正式冊封你為宸妃,冊封大典就與孩兒的滿月一起辦,你看如何?”

  青鸞面色如常,淡聲道:“蕭伯言,你的臣子們愿意么?我與孩兒會不會被他們罵成逆賊余孽?”

  蕭伯言神情一滯,伸手撫了撫她的長發,溫聲道:“你放心,朕是一國之君,定會護好你母子的?!?br/>
  青鸞輕輕一笑,站起身,緩步走到大殿門口。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片片如鵝毛一般。

  蕭伯言走到她身邊,將玉珠遞來的狐裘大氅給她裹上。

  “蕭伯言,我一直不明白,你在前世對我那般疏離冷漠,卻又為何要在這一世不肯罷手?”

  青鸞靜靜看向這位異??∶赖牡弁?,“你比前世早登基數年,從此再無人能撼動你分毫,我與爹娘都無心與你為敵,你為何不能放我與他們過安穩的日子?”

  蕭伯言拉著青鸞的手,垂眸注視著她,“嘉寧,朕前世沒有明白自己的心意,因此做了很多錯事,今世只想好好待你,咱倆攜手共度余生?!?br/>
  “是么?!鼻帑[抽出手,縮在袖子里握緊。

  她將滿腔怨毒的話又咽了回去。

  “蕭伯言,知道覆水難收么?今世我……”

  “別說了!”蕭伯言眼里漫起戾氣,一把將嘉寧緊緊抱在懷里,低聲道:“你是我的!不管今世有多少變故,你只能是我的!”

  青鸞自知無法再跟他溝通,索性閉上嘴巴。

  她一刻也不想跟這瘋子待在一起,必須想法子出宮,無論用什么手段。

  轉眼冬至。

  蕭伯言帶領群臣去城外祭祀,估計到下晌才能回宮。

  青鸞站在院中看紫玉拿著一支笤帚柄敲打側殿檐下的冰凌。

  忽聽宮外有人喝道:“皇后娘娘駕到!”

  玉珠聞聽立刻警惕地看向大門處。

  守在門口的小太監不敢怠慢,猶豫著打開宮門。

  芳清茹在十幾名宮女太監的簇擁下走了進來。

  當看見立在院中的青鸞時,目眥欲裂。

  “果然是你!”芳清茹緩緩走到近前。

  她身邊梓書見青鸞不動,大聲呵斥道:“大膽宸妃!見到皇后娘娘還不跪下行禮!”

  青鸞微微一哂,“我是大乾的嘉寧郡主,不是什么宸妃!怎會給竊國逆賊行禮!”

  芳清茹冷笑,“死到臨頭還敢大放厥詞!來人!掌嘴!”

  玉珠和紫玉急忙攔在青鸞身前,大聲喝道:“誰敢!”

  紫玉朝鸞鳳宮的小宮女們叫道:“還不過來救護主子!”

  鸞鳳宮的宮女太監們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敢出來。

  “好!好的很!”紫玉指著這些宮人道:“果然是一丘之貉!”

  幾名壯碩的宮女沖了過來,瞬間與紫玉玉珠兩人扭打在一起。

  另有幾名宮女直奔青鸞而來,手里拿著白綾,意欲捆綁她。

  青鸞一手擰住一人胳膊,只聽咔擦一聲,宮女手腕折斷。

  宮女慘叫一聲,捂著手腕哭叫不已。

  其余幾人被駭住,遲疑著不敢上前。

  芳清茹柳眉倒豎,指著青鸞喝道:“誰給你的膽子這般猖狂!竟敢忤逆本宮!你們都去,速速拿下她!”

  青鸞拿起旁邊的笤帚,猛一用力折成兩段,握著木柄作刺,直接刺進一名欺身過來的宮女眼中。

  宮女慘叫著倒地不起。

  芳清茹見大著肚子還如此兇悍的女人,不由一陣膽寒。

  她現在只想將這女人弄死,把她肚子里的孽種也一并除去,她不信蕭伯言能為個死人跟她芳家翻臉。

  “殺了她!”芳清茹瘋狂叫道。

 ?。?。:

看過《嘉寧》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 如何炒黄金 大智慧股票软件 吉林快三助手软件 山西11选五开奖玩法 加拿大快乐8开奖结果 佳永配资-爱股票 天津时时彩最快开奖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大东海股票 河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