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永鑄大明 > 第五百六十四章 你不配

第五百六十四章 你不配

  婁山關廢墟處,周圍的熱量比其他地方減弱了許多。由于炸塌山壁,落石蓋住了林木,才讓這里沒有被波及。

  黑影將裹住身子的馬匹松開了一些,用力吸了口灼熱中帶著灰燼的空氣。

  “咳咳!”

  盡管灼熱的空氣嗆得他咳嗽不以,但被熏黑的臉上,還是露出了笑容。

  “李凡!你想不到吧!我會在火中活下來,本公子絕不會罷手,我要你以后永遠活在恐懼之中!

  哈哈哈??!”黑影松開裹在身上的馬皮,放聲大笑道。

  張泰征發現周圍山頂投射火箭,就覺察到了不妙,四周都是山林,一旦大火蔓延過來,沒有人會幸免。

  張泰征與老仆張全一同鉆進了人群中,趁亂宰殺了幾匹戰馬,用血淋淋的馬匹裹住身體,二人溜出營寨走向婁山關。

  山火的速度非人可比,就算全力逃走,在這樣山路上,生還的幾率也十分的渺茫,更何況歸路上還聚集了那么多的潰兵。

  張泰征反其道而行,直接走向婁山關。一來是這里剛剛被大火燒過,只要穿過幾步外的大火,就能走到相對安全的山路上。

  其次,剛剛的爆炸讓婁山關堆滿了亂石,只要能走到婁山關,他們就能暫時的得救。

  張泰征的判斷是對的,但張全卻沒能逃過一劫,也許穿過火場時受傷,也許體力不支倒在了山路之上。

  回頭看向山腳下的火海,張泰征慶幸自己的選擇。只要能夠逃出升天,還有機會報仇。

  拿李凡沒有辦法,他也要對李凡的親人下手,實在不行就刺殺靖北軍的重要人員,在奴兒干都司制造混亂。

  總之,他要報復!他要李凡一日不得安寧!

  就在張泰征放聲大笑之際,一個冰冷的聲音在他身后響起:“是嗎?我想你沒有這個機會了!”

  “誰?”這個聲音嚇得張泰征魂飛天外,即使被高溫炙烤中,仍然出了一聲冷汗。

  猛然回頭,一只拳頭在張泰征的視線中逐漸放大。

  “砰!”的一聲悶響,張泰征軟軟的倒了下去。

  當他醒來時,已經被帶到了寬大的房間之中??吹降厣系慕鸫u,張泰征猛然驚醒,自己竟然被帶到了海龍屯。

  難道海龍屯沒有被大火波及?

  張泰征猛然從地上跳起來,整個人都愣在了當場。面前書案后坐著的,正是日思夜想的仇人李凡。

  “我殺了你!”張泰征低吼一聲,就要沖過去拼命。

  “砰!”

  還沒等他邁出步伐,小腿上傳來一股劇痛,張泰征抱著小腿倒在地上慘嚎。

  李如松收刀入鞘,冷冷的看著張泰征,說道:“若不是侯爺吩咐留你一條命,這一刀就用刀刃斬下你的狗頭!”

  盡管小腿被打折,疼的張泰征滿頭大汗,他仍然不停地叫囂著:“李凡!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否則我一定會報仇!

  留我一命是你最大的錯誤,我一會還會去找你,我要……!”

  “行了!行了!你保命的底牌無非就是這幾塊金牌而已!”李凡擺擺手,不屑的說道。

  “金牌?你知道什么?”張泰征猛然瞪圓了眼睛,反問道。

  李凡隨手拿起從張泰征身上搜出來的金牌把玩,開口道:“都說金牌藏了蒙元寶藏,其實不過是蒙元帝王的陵墓罷了!

  不知道我說的可對?”

  “你……,你怎么……!”張泰征一臉見鬼的表情,他得到金牌研究了十數年,才找到其中的關鍵,沒想到竟然被李凡知道了。

  李凡繼續說道:“金牌本侯全部見過,而且我這人的記憶非常好,上面的內容本侯已全部知曉,不久就會公告天下。

  你所謂的秘密根本不值一提,所以不要妄想憑借這個秘密保命。

  本侯到是十分期待,堂堂前次輔的公子,被人凌遲會有多少人圍觀。希望你能堅持的久一些,打破前人的記錄!”

  “你……,李凡……我跟你拼了!”張泰征最后的底牌也失去了,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撲向座位上的李凡。

  李如松再次出刀,依舊是刀背砸向張泰征的小腿。慘叫聲響起,張泰征栽倒在地上,再也沒有爬起來。

  “將張泰征交給宋頭人,相信有楊朝棟和軍師在手,在播州的日子肯定不錯!”李凡說著向外走去。

  經過張泰征的身邊,卻被他抓住了褲腿。李如松再次揮刀,卻被李凡攔住。

  李凡俯下身,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出個地名,張泰征身子一僵,換換的松開了手。

  “張泰征!禍不及家人本侯明白,但你卻不在此列!你已經成功激怒了本侯,就算遠在安南,本侯也能把他們抓回來!”李凡的聲音不大,卻讓張泰征身體不停地顫抖。

  “你已經贏了!求你放過她們!求你了!”張泰征已經沒有半點的張狂,哀求的目光看著李凡。

  李凡依舊是淡漠的表情,甩開張泰征的手,道:“你不配!”

  “李凡!你回來!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我發誓!”張泰征見到求饒沒用,大聲的咆哮道。

  走到了門口,李凡身子頓了頓,開口道:“本侯連你活著都不怕,還怕你變成鬼?可笑!”

  ……

  看著焦黑的山林,不時還有裊裊的青煙升起,劉珽不由得吞咽了下口水。得知有人偷襲了楊應龍老巢,他就馬不停蹄的帶人殺了過來。

  結果,還沒到婁山關,就被漫山遍野的大火震驚到了。連忙帶人退出十里,才躲過這場大火。

  大火持續了兩天,才被一場大雨澆滅,否則到現在他都沒法帶兵進入。還沒靠近婁山關,狹窄的山路上,就看到被燒焦的尸體層層疊疊的堆在一起。

  尤其一處山澗的水潭中肉香彌漫,擠滿了被煮熟的尸體??吹竭@一幕,官軍中許多人都吐了。

  劉珽也是唏噓不已,若不是他來的遲了,恐怕也會被大火波及。

  就在快到婁山關時,一名士兵來報:“大人!前方尸體下發現一人,可能是楊應龍本人!”

  “哦?”劉珽來了精神,帶著人來到前方的一處山坳內。

看過《永鑄大明》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 河北快3选号技巧 七星彩近30期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4月24日股票推荐 尊亿官网首页登录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电微178-5613-9019 喜乐彩喜乐彩官网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手机版 江西快3走势图江西 排列五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