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永鑄大明 > 第五百六十三章 血路

第五百六十三章 血路

  張泰征:“……,主公!婁山關損毀嚴重,花費的時日要多一些。不過,咱們可以準備木材,等火勢一停,就在山路上修建木寨。

  只要多修建幾座木寨,肯定能堅持到婁山關修復!”

  “嗯……!”楊應龍長出了一口氣,張泰征的話有幾分道理,但他的心卻總覺得這只是個開始,并沒有完全結束。

  “轟!轟!轟!”

  接連不斷地巨響傳來,楊應龍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婁山關兩側的山壁上,不斷有爆炸發生,大量的土石落下,幾乎掩埋了整個婁山關。

  看到這里,楊應龍罵娘的心思都有了。李凡太可惡了,這是要徹底毀了婁山關。

  僅僅修復婁山關,需要地時間不長,可清除這些落石就是天大的工程,沒有一年半載的別想完成。

  想到追在身后的朝廷官軍,楊應龍臉都綠了,這是要將他徹底絕了他的根??!

  張泰征也沒有了剛才的淡定,眉頭緊皺走了幾步,再次進言道:“主公!李凡炸毀婁山關,對咱們不利,同樣對朝廷官軍不利!

  只要咱們能搶先進入婁山關,在碎石上修建木寨也非難事。到是連路都沒有,官軍想要進攻都做不到!”

  楊應龍點點頭,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只要能拖住朝廷大軍,一切都還有希望。

  “泰正!這場山火何時會熄滅?”楊應龍又想到一個問題,開口問道。

  張泰征自信的說道:“主公!火與水不同,乃逐高而行。咱們是在山腰處點過,火勢會一直向上。

  屬下估計兩三日火勢就會減弱,播州多雨,若是能下雨,還能提前許多,到時咱們就能占領婁山關,收復海龍屯!”

  聽到兩三日就能收復海龍屯,楊應龍滿意的點點頭,剛想開口說話,就看到山頂什么東西,帶著煙火飛了下來,落在了他們不遠處的山林之中。

  “轟!”

  “大人不好了!火……,火燒來了!”

  “什么?”楊應龍看向驚呼之人吼道:“你說什么?哪里有火?”

  “那……,那邊!”

  說著這人手指的方向看去,楊應龍的頭皮一陣發麻。從婁山關落下東西,騰起一股濃煙,隱約間有火光不斷地升起。

  “快滅火!不能讓火燒到營寨!”楊應龍急忙下令道。山火的威勢他剛剛見過,這要是燒到營寨,他和數萬手下都難逃一死。

  一隊叛軍向著著火山林沖去,他們砍斷樹枝拍打地上的火苗,用山間的溪水澆滅蔓延過來的火勢。

  看著手下沖進樹林救火,楊應龍還沒有喘上一口氣,山頂又是幾個冒煙的東西飛了下來。

  這次楊應龍看清楚,好像是加大版的箭矢,拖著長長的尾焰,一頭鉆進樹林之中。

  “轟!”又是一聲爆炸,另一側的山林也冒出了濃煙??吹竭@里,楊應龍手腳發涼,這火是靖北軍放的,他們還有多少這樣的東西?

  很快,楊應龍就有了答案。山頂火線不斷的的升起,一只只拖著尾焰的箭矢落了下來,在地面上,炸出無數的火團,迅速的點燃周圍的一切。

  “??!救命!救救我!”

  慘叫聲在營寨中響起,一支箭矢在營寨中炸開,不僅點燃了營寨,火頭還濺射到周圍士兵的身上。

  這些火粘在士兵身上,任憑他們如何拍打,不到沒有熄滅,還迅速的燒遍士兵的全身。

  發瘋的士兵在營寨中亂竄呼救。結果卻點燃了更多的地方,營寨中很快就四處起火,讓人都不知道該救哪里好。

  “救火!救火??!軍師!軍師哪去了?該死的張泰征,都是你出的主意,老子要宰了你!”楊應龍憤怒的嘶吼著,卻找不到張泰征的蹤跡。

  軍營已經被大火吞噬,楊應龍無奈只得帶著大軍撤退。匆忙撤兵根本帶不走太多東西,只能眼睜睜看著財物,在火海中化為灰燼。

  但這并不是全部,四周的山林都被點燃,就連歸路都已經燃起了火頭,楊應龍悲哀的發現,他竟然被困在了火海之中。

  此刻的叛軍哪里還顧及軍令,有人鉆進山林,企圖尋找出一條生路,還有人跳進小溪、水潭中,希望可以躲過一劫。

  楊應龍絕望的發現,他的數萬大軍潰散了,身邊只剩下幾個忠心的手下。

  “主公!這邊火勢小一些,咱們快走!”一名護衛拉著楊應龍的戰馬,向著退路而走。

  但這邊也是潰兵聚集之地,山路狹窄想要通行根本不可能。

  “讓開!你們這些低賤的豬玀,讓主公先行,否則殺無赦!”一名護衛在前開道,粗暴的推開面前的士兵。

  “啊……!”長長的慘叫聲傳來,一名士兵被擠下山路,滾到了山澗之中。

  慘叫聲旁周圍安靜了瞬間,看著那個消失的背影,擠在路上的士兵有些不知所措。

  “低賤的東西,快點給主公讓路,否則別怪老子不客氣!”護衛用刀指著一名士兵吼道。

  “去你嗎的!老子先弄死你!”

  先是攻打婁山關不利,接著被大火炙烤,最后看到同伴的慘死,士兵爆發了。

  在周圍同伴目瞪口呆中,任由鋼刀穿透自己胸膛,抱著護衛滾下山澗。

  “老子也不干了!你們楊家愿意造反自己去,老子也不侍候了!”

  “干死他們!”

  ……

  短暫的沉默候,士兵們爆發了。向著楊應龍撲了過去,楊應龍護衛雖然拼命抵擋,卻很快被士兵們淹沒。

  火勢越來越大,就連地面都變得愈發滾燙。狹窄退路上無數的人相互拼殺著,鮮血將路染成了暗紅色。

  也許他們根本不是為了爭奪出路,僅僅是為了臨死前的發泄。

  相反,卻沒有人主意通往婁山關的山路,正有兩個黑影緩慢的移動。盡管周圍的大火已經減弱,但炙熱的高溫仍然讓人難以接近。

  隨著接近婁山關,落在后面的黑影突然倒了下去。

  “全叔!堅持??!咱們就要到了!”驚呼聲傳來,可后面的人卻沒有再出聲,順著山路滾落下去,跌入一片火海之中。

  走在前方的黑影并沒有停下,頭也沒回的繼續走向婁山關。

看過《永鑄大明》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