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永鑄大明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損毀

第五百六十二章 損毀

  “靖北軍李凡?他不是在奴兒干都司嗎?怎么跑播州來了?”

  聽到李凡這個名字,楊應龍有些懵逼。靖北軍在北方戰功赫赫,他也有所耳聞。

  但播州距離奴兒干都司千萬里,李凡怎么有心思跑到他這里,還將他的老巢端了?

  張泰征考慮了下措詞,開口道:“主公!臣前段時間聽聞,李凡在瓊州屠城,并且在尋找什么東西。

  臣想,是不是李凡發現了海龍屯乃是龍興之所,想要占據海龍屯,圖謀整個天下呢?”

  被張泰征這么一說,楊應龍的臉色變了。經過播州幾十代人的經營,才讓楊應龍有造反的實力。

  兒子被殺只是個借口,就算沒有這件事,他也想坐上那個位置。就算不能君臨天下,也要占據一隅,與朝廷分庭抗禮。

  海龍屯是楊家在播州的根基,祖輩傳言這里曾是龍穴,擁有海龍屯楊家定能永享權勢。

  若是李凡也看上了這里,深入播州,與自己為敵也就解釋得清了。龍興之地只有一個,楊應龍絕不會拱手送人,更何況還是楊家經營數百年的祖地。

  奪回!必須要奪回海龍屯!

  看到楊應龍陰晴不定額的臉色,張泰征決定再加一把火。開口道:“主公!不知您是否記得,刺殺大公子的人,就是操著北地口音,與這李凡定然脫不了關系!”

  “嗯?李凡小兒,欺我播州無人嗎?既然敢覬覦我楊家祖地,那就不要回北方了!

  本都正好拿他的人頭祭旗,成就真龍之位!”楊應龍目露兇光,死死的盯著海龍屯方向。

  張泰征向前走了幾步,衣袖一揮道:“主公!李凡占據婁山關易守難攻,就算能打下來,我軍也會損失慘重!

  屬下有一計,可破婁山關!”

  “哦?”楊應龍頓時來了精神,急切的問道:“有何妙計,還請軍師教我?”

  張泰征看著楊應龍,語氣平淡的吐出一個字:“火!”

  ……

  “叛軍進攻了!”

  木寨上一聲喊,疲憊的苗人爬了起來。與上次交手不同,楊應龍主力戰斗力要強上許多。

  雙方在山道上鏖戰兩日,木寨只剩下一座,其余的都被叛軍攻陷。最后一座木寨上,十幾名靖北軍開火,不斷地將沖在前方的叛軍打倒。

  “手榴彈!”鐘林大喊一聲,帶頭扔出了手榴彈。

  “轟!轟!”

  接連爆炸聲中,叛軍再一次退下。鐘林一屁股坐在木寨上大口喘氣,若不是他們動用手榴彈,最后一座木寨也會失守。

  山下叛軍營寨中,張泰征面色嚴肅的說道:“主公!不能等了,劉珽已經覺察到了什么,正在帶兵趕來。

  咱們若是不等在劉珽趕到前奪回海龍屯,腹背受敵之下可就危險了。

  主公!別再猶豫了,只有拿下海龍屯,咱們才有機會與朝廷周旋,否則悔之晚矣??!”

  楊應龍臉色凝重的看著婁山關,良久才嘆口氣道:“好!就按軍師之計行事,希望不要燒到海龍屯,否則……”

  楊應龍沒有說完,嘆口氣看著面前連綿群山不再言語。

  張泰征卻是快步走出賬外,放火燒山是他想出來的絕戶計。連綿的群山中放火,一旦控制不住就是可怕的災難。

  山火一旦蔓延開來,沒有人能逃掉,這也是楊應龍不愿意使用火攻的原因。

  更何況播州潮濕多雨,山林并不容易點燃,火攻很可能費時費力,還沒有燒到婁山關就已經熄滅。

  張泰征不在乎其他人的傷亡,只要能讓李凡死,就算是燒光天下的山林都無所謂。至于潮濕的樹木,那要看山火夠不夠大。

  若是火勢足夠大,潮濕的山林根本不是問題。

  “來人!把東西帶上,放火燒山!”張泰征一聲令下,叛軍中數百人背著木桶,爬上樹木茂盛的大婁山。

  行至山腰處,他們將木桶放下,用刀戳破木桶,任由里面的黑油流淌在樹林之中。

  火光閃過,黑油先是冒出濃煙,接著就是猛烈的燃燒起來。周圍潮濕的樹木被炙烤的蒸騰起水霧,接著發出“噼啪”開裂的聲音,沒用多久就燃燒起來。

  看著山腰處冒起的濃煙,張泰征冷笑道:“李凡??!李凡!你想不到自己采買的西域猛火油,會成為燒死你的助力!

  親手焚燒自己的感覺如何?希望你不要死的太早,本公子還想親手報仇雪恨!”

  有西域猛火油助燃,婁山很快被點燃,火勢洶涌著向山頂而去,沒用多久就燒到了婁山關前。

  “撤退!快撤退!”鐘林指揮著士兵退往婁山關,距離山火還有數丈,頭發開始卷曲、皮膚刺痛。這種程度的山火,根本沒法靠近,更不要提撲滅了。

  木寨中的人只能撤退,眼睜睜看著辛苦建造的木寨被大火吞噬。

  李凡站在婁山關上,看著越來越近的山火,臉色平靜的開口道:“不錯!能想出火攻,總算有些進步!

  想憑借山火就要了我李凡的命,你們想多了!”

  李如松擦著頭上的汗水,走過來說道:“侯爺!都布置的差不多了,咱們……”

  “走吧!山火來襲,咱們不能留在婁山關,楊應龍也別想進入婁山關!

  只是這山火太小了,咱們給他們加把火如何?

  楊應龍這蠢貨,自掘墳墓還不自知,真是可悲??!”李凡說完,帶著人撤出婁山關。

  楊應龍站在山下,眼睛緊盯著婁山關,看著空蕩蕩的關城,心中高興的同時,又有些惋惜。

  此刻,若是能殺上山,定能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占領婁山關,但有大火阻隔,他也只能是想想。

  “轟!”的一聲巨響傳來,嚇了楊應龍一跳,抬頭看到婁山關竟然塌了一角。

  “主公不必驚慌!定是山火引爆了靖北軍的火藥,這才損毀了婁山關!

  些許損毀,不需半日就可修復,主公不必擔憂……”

  “轟!”

  張泰征的話還沒有說完,婁山關又傳來一聲巨響。這次婁山關塌的更徹底,整個城關都垮了下來。

  楊應龍的臉色十分難看,指著婁山關發問道:“軍師!這樣半日也能修復嗎?”

看過《永鑄大明》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