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永鑄大明 > 第二十三章 陛下手書

第二十三章 陛下手書

  李凡說完,站在周圍的侍女們帶頭鼓掌,瞬間二樓中掌聲響成一片。

  待掌聲過后,李凡掀開書案上的一塊紅布,開口道:“閑言少敘,現在開始本次拍賣第一件拍品,當今圣上御書房中鎮紙一塊!”

  說著李凡舉起已經殘破一角的鎮紙,還特意將那摔碎的一角展示給所有人看。

  展示完還將鎮紙交給唐峰拿到樓下,讓樓下苦等的人看上一眼。

  當鎮紙回到李凡書案上,李凡才在一群懵逼的目光中,開口說道:“各位一定十分疑惑,為何圣上御用之物,會缺損一角?”

  不等其他人發問,李凡解釋道:“此鎮紙采自西域昆侖山的和田白玉,乃是西域的貢品。

  它常年放置在御書房的龍書案上,每當圣上批閱奏疏都會用到此物。

  可在圣上看到邊關八百里加急時卻怒了,兇殘的胡虜犯邊,殺我大明百姓,搶我大明財務,犯下累累罪行!

  圣上看完急報,怒氣難平,抓起這塊鎮紙擲于地下。正是這一怒伏尸百萬,血流千里!犯邊胡虜灰飛煙滅,成就我大明赫赫武功!

  而這塊鎮紙卻被圣上保留了下來,成為圣上時時驚醒自己之物。不再忽視草原上的胡虜,絕不能讓他們再犯中原,若不是圣上心系災民,絕不會拿出來拍賣。

  現在這塊殘破鎮紙底價紋銀一兩,有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出價了!”

  李凡說完,面帶微笑看向前方。但他預料中競相出價的場面并沒有發生,相反卻是出奇的安靜。

  泥煤的!難道牛逼吹的過火了?

  就在李凡以為鎮紙要流拍之時,人群中響起長長的出氣之聲。

  “呼……!竟然是是圣上繼承大寶那一年,難怪圣上會如此震怒!”

  “是??!聽說那一戰戚家軍殺的胡虜伏尸千里,董狐貍再不敢犯邊!”

  “這可是鎮宅辟邪的好東西,多少錢都得買下來!”

  ……

  聽著七嘴八舌的議論聲,李凡的臉上浮現出笑意。暗中打了個手勢,讓準備出價的人退去。

  “一百兩!我出一百兩!”一個大腹便便的胖子率先出價。

  他的話音剛落,在他身邊不遠處,一名身材瘦小的老者不屑的說道:“吳胖子!區區百兩也想染指御用之物?老夫出五百兩!”

  “孫老摳!你平時一文錢恨不得掰成兩半花,就不要跟我們吳記糧行爭了。我出一千兩!”

  有兩人帶頭,場面一時熱烈起來。所有人似乎都達成了共識,每次加價都沒有低于五百兩的,這塊鎮紙也水漲船高,很快突破了一萬兩。

  見到叫價停了下來,李凡高舉鎮紙大聲叫道:“一萬兩,現在是一萬兩,有沒有超過一萬兩銀子的?

  這可是圣上御用之物,紀念意義更是重大,世上僅此一件,錯過了可就得不到了……”

  “兩萬兩!我日升錢鋪要用這塊鎮紙作為鎮店之寶,各位就不要與老朽爭了,如何?”孫姓老者起身對著四周抱拳說道。

  隨著他的出價,原本還躍躍欲試的幾人閉上了嘴巴。兩萬兩銀子已經不是個小數目,一時間拿出這么多真金白銀不是容易的事情。

  就連與他不對付的吳記糧行掌柜都不再競價,眼珠一轉說道:“行!這件鎮紙就讓給你,但下面的好東西你可不能再爭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孫姓老者笑瞇瞇的抱拳,回頭看向李凡。

  李凡微微點頭,說道:“還有沒有加價的了,兩萬兩第一次,兩萬兩第二次,兩萬兩第三次,成交!”

  “啪!”

  最后一聲驚堂木落下,這塊鎮紙被日升錢鋪買下,隨后就有侍女將鎮紙送到孫掌柜手中。

  李凡根本不擔心有人賴賬,大明還沒有人能賴掉皇帝的賬,除非他不想在大明混了。

  接下來,李凡又掀開一塊紅布,從里面拿出那只已經磨禿了的御筆。

  “各位!這支御筆乃是用極北之地,狼王眉心的的那一小輟白毛所制。為了制成這支御筆,整整屠掉十個大型狼群。

  而這支御筆批閱過無數奏疏,圣上更是用它欽點過數年來的狀元、榜眼、探花。

  如果說上一塊鎮紙代表著大明的赫赫武功,那這支御筆就代表著天下文氣!

  家里有讀書人,打算參加鄉試、會試的朋友注意了,沾上文氣定然逢考必過,事事順利……”

  一支已經用禿了的御筆,被李凡吹了半個時辰才展示給眾人觀瞧。

  反正也沒有人能跑進皇宮當面質問,李凡可勁的吹牛逼,把這支御筆說的地下少有,天上難尋。

  只要摸一摸這支御筆,考個舉人就跟玩似的,要是抱著睡覺,考個進士也毫無壓力,沒準還能高中狀元。

  這下子所有人眼睛都紅了,吳記糧行的掌柜第一個站起來,直接報出兩萬兩銀子的高價,但他的高價并沒有嚇住其他人。

  “兩萬一千兩!”

  “兩萬五!”

  “三萬!”

  ……

  價格打著滾的往上翻,聽得最前排那名老者目瞪口呆。隨即就是搖頭苦笑,畢竟他可是清楚這支御筆的來歷,就是最普通貢品之一罷了。

  最終這支御筆被一名鹽商以十二萬五千兩銀子的高價買走,拿到御筆是這貨激動的差點抽過去。

  待到場面安靜下來,李凡揭開了最后一塊紅布,拿起一副卷軸。

  這一次,李凡并沒有如同頭兩件拍品那樣,舌燦蓮花辦法的吹捧,而是靜靜的打開,展示在眾人的眼前。

  “良善人家~朱萬年”

  看到只是一副字,所有人都是一臉的懵逼。這幅字明顯剛寫出不久,還沒有裝裱,根本不是什么古物。

  雖然字寫得不錯,但署名朱萬年根本就沒有聽說過,也不是什么書法大家,怎么會出現皇家拍賣會上?

  正當所有人疑惑不解的看向李凡之時,一個聲音在人群中響起。

  “咦……!這幅字怎么與品仙樓招牌有些相似,我記得招牌署名好像也是朱萬年!”說話的正是醉仙居劉掌柜。

  經過他這么一提醒,不少人都醒悟過來。他們是品仙樓的???,自然注意過這里的招牌。

  “喂!你不會把自己的字拿出來賣了吧!看在你還有些才華的份上,這幅字我出一兩銀子!”一個年輕的聲音響起,頓時引來一陣哄笑。

  “住口!此乃陛下手書,爾等安敢不敬!”

看過《永鑄大明》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