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東沙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善念的代價

第五百三十七章 善念的代價

  在這個世界上,永遠都不缺少那些輕生的人,這些人對生命充滿了絕望,這些人對生活充滿了未知與彷徨。

  所以,在某一個瞬間,某一個念頭當中,他們會產生輕生的情緒,從而導致自己對于生活充滿挫敗感,然后產生輕生的意愿。

  這種意愿在一瞬間可能會爆發出洪荒巨浪一般的沖擊,如果無法承受,很可能就是生命的盡頭。

  但何叔度卻在思考,這些簡單卻又復雜的道理,有時候真的很難說得清楚,可一旦解釋透徹之后,卻又如此的顯而易見。

  若是有輕生的念頭,一點都不可怕,任何人在任何時間都可能存在,但只要你能讓自己堅持這一段時光,哪怕只是幾個時辰的時間,或許你就會慢慢想通這些問題。

  人生來都是有敬畏之心的,哪怕是自己的生命也會敬畏。

  何叔度當初第一次殺人,心中充滿悔恨,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切都放下了。

  輕生的念頭也是如此,最終會被時間所遺棄,被時間所遺忘,被時間所戰勝。

  時間是最好的毒藥,同樣也是最好的療傷圣藥。

  一旦有了時間的幫助,天下沒有過不去的崇山峻嶺。

  “父親早就跟我說過?!毙》馉攪@息一聲:“我只是不知道這一天會來的如此清晰?!?br/>
  何叔度笑了笑,看來花佛爺也并非將小佛爺當做是溫室中的花朵一般呵護,他也在潛移默化的教導一些事情給小佛爺,希望他可以幡然醒悟。

  “馬王,別玩了?!焙问宥鹊卣f道。

  “等等!”小佛爺突然制止道。

  或許,在這個時間點上,何叔度的這句話已經判了黑白無常死刑了。

  “小佛爺還有什么想說的?”何叔度一愣。

  “我想留他們一條性命?!毙》馉斁従彽卣f道。

  “?。??”何叔度有些驚訝。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毙》馉攪@息一聲:“或許,也能為心中的殺孽留下幾分余地?!?br/>
  何叔度眉頭微微輕挑,當即點了點頭:“小佛爺說的是?!?br/>
  “大哥,放他們離開?!焙问宥犬敿凑f道。

  馬王點了點頭,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但還是選擇聽何叔度的話。

  雖然被稱之為大哥,但在事情的決定權上,他還是要聽何叔度的。

  何叔度這個人很強勢,而且他的身份地位在江湖中也無人能及,哪怕馬王恢復了記憶,單純從目前的聲勢上也很難與何叔度來匹敵。

  滿目瘡痍,整個客棧的門前血流成河。

  “這個地方不能再住了?!焙问宥葻o奈地搖了搖頭。

  此時,上官清、上官無忌以及夏三濫等人都已經從客棧走了出來,他們已經隨時做好拼命的準備。

  “你竟然沒有臨陣脫逃?”何叔度笑看著夏三濫。

  “除非你死了,否則我絕對不會逃脫?!毕娜秊E一本正經地說道。

  上官清的臉色微微一變,其實他自己也清楚,目前的這種現狀,全靠何叔度一個人的力量拼殺而來。

  哪怕夏三濫也不過是礙于何叔度的威勢,否則他又如何會理會上官無忌等人的安危。

  “西域哪怕是龍潭虎穴,我也要在老虎的洞穴里取得虎子!”何叔度堅定地說道。

  上官清看到了何叔度的決心,他內心隱隱感覺自己這一次選擇真的對了。

  更為重要的是,小佛爺安然無恙進駐小禪寺,自然也會讓花佛爺對虎威鏢局留存一份善念,二者建立起一道友好的橋梁。

  虎威鏢局永遠都在賭,何叔度甚至不得不佩服這位虎威鏢局的總鏢頭,他的眼光很獨到,他的眼界很寬廣。

  在有些時候,他做出的這種選擇,十分前衛,連朝廷都未曾預料到的事情,他卻做到了。

  何叔度很清楚,無論小佛爺能否安然無恙的來到小禪寺,花佛爺都會對密宗出手。

  這是花佛爺作為西域佛主的責任,同樣也是對這些邪念之人的懲罰。

  西域佛門,永遠都不可能淪落到這些人手中,他們會親手毀掉佛門的正統。

  作為西域佛主,花佛爺不可能坐視不理。

  更何況,何叔度也早有猜測,花佛爺不安好心。

  花佛爺之所以選擇虎威鏢局,一是因為他們沒有太強大的實力,不足以引人注目,同樣也是因為他在中原有一定的地位,而且與龍城的官方也有一定的關系。

  若是虎威鏢局出現意外,牽一發而動全身。

  不僅中原江湖會出現動亂,連中原的朝廷也會有所震蕩。

  何叔度突然感覺小佛爺的命運很可悲。

  何叔度似乎明白了這位花佛爺的心中所想,他甚至都懷疑,小佛爺到底是不是他的親生兒子。

  不過,很快何叔度又想通了,或許當一個人修行到頓悟的時候,他的心境與心態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他的生命也不再是僅僅為了自己,而是整個天下蒼生。

  人的善念是有限的,若是將所有善念施加于天下眾生身上,注定要舍棄一部分東西,尤其是自己的親人。

  但若是將更多的善念放在親人身上,同樣也會力不從心,反而會被人誤解,誤解一個人的動機與陰謀。

  善良這種東西,從來都是出力不討好。

  花佛爺為了天下蒼生,放棄了自己的家庭,包括他的孩子小佛爺。

  何叔度突然覺得,有些家庭的產生也是很可悲的。

  如同他現在不想與葉小西成立一個家庭,反而迫切的想要跟無名之城中有過一夜遭遇的江雪在一起。

  究其原因,那是因為何叔度更加深愛葉小西,反而對于江雪只是喜歡而已。

  一個男人,更愿意跟喜歡的人在一起,而深愛的人,只想保留,因為不想對她造成任何傷害。

  何叔度能理解花佛爺的心思,他從一名佛法無邊的佛主,卻能淪落到紅塵之中娶妻生子,這個舉動本身就令人疑惑與不解,甚至在有些時候還會令人產生憤怒的情緒。

  修行之人最忌色戒,可是花佛爺將一切的清規戒律全部廢除,視若無物。

  這或許是另外一種修行。

看過《東沙》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