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農女要發家 > 第八一一章 抵達

第八一一章 抵達

  京城繁華,這是江張氏和江桃第二次來京城。

  從大房和二房鬧翻以來,江張氏就再也沒有來過京城。

  這一次他們娘兩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婦人,竟然敢只身來京城找江大海一家,可見也是膽子大了。

  七月,正是京城最熱的時候,經過了差不多一個月船上的航程,江張氏和江桃總算是踩在了京城的地界。

  還沒有動就已經先出了一身的汗。

  江張氏拿手扇著風,抬頭看了眼頭頂的太陽,不耐煩的道:“這京城怎么這么熱?”

  這感覺比她在地里干活的時候更熱一些。

  他們來的時候穿的衣服也有些多,這么長時間沒有換衣服了,身上一股酸餿的味道,江張氏自己沒覺得。但一陣微風過,站在江張氏身邊的江桃便聞到了那一股味道。

  江桃下意識的屏住呼吸,心中卻是自嘲。

  她有什么好嫌棄母親的,她自己身上未必不是這個味道。

  想想到現在他們還沒有洗澡換衣服,要是真的去了二叔家還不知道二叔一家要怎么嫌棄他們呢!

  江張氏站在碼頭上看著人來人往的行人,還有前方的主路上的車水馬龍,頓時覺得茫然。

  她們這一腔熱血的來了京城,卻發現自己連最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

  京城不是這么好進的,進出都需要路引的。

  即便是他們有了路引,但他們現在不知道江家到底在什么地方,他們來了京城有什么用。

  “娘!”江桃看著自己的母親,一臉擔憂。

  “你知不知道我們要怎么走!總不能一直在這里呆著吧!”

  在自己的地盤上,她可以隨意,但在京城可不比江家村??!

  江張氏這性子根本就是耗子扛槍——窩里橫的主。

  江桃心中鄙夷,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自己母親到底是個什么人。

  “我知道二叔他們住在哪里!您跟著我走就是了!”江桃看著江張氏。

  江張氏愕然,她覺得上一次江桃來京城的時候還只是個小孩子,怎么可能會還記得江大山現在住在什么地方。

  “你……”

  “娘,您若是相信我,就什么都不要問!我們如今狼狽不堪,正好可以讓二叔相信我們。您去了二叔門前的時候,不要說話,一切都有我來說!”江桃實在是怕自己母親說了什么適得其反。

  進了京城,看著車水馬龍的繁華,偶爾有馬車過,馬車中飄來一陣香氣,很好聞!江桃能聽到馬車中說話的聲音,婉轉快樂。應該是哪家的小姐吧!

  她也要這樣,這才是她進京城的目的。

  她就沒有想過再回江家村。

  江桃站在城門口,沒有動,像是在等著什么人。

  “你在這里做什么,不是說要去你二叔家的嗎?”江張氏有些心急,她在江家村的時候,出門就算是穿的破破爛爛的,也沒有人敢說什么。

  但現在她站在這墻根下,來來往往的人看著他們是肆無忌憚的打量,那眼神之中帶著鄙夷和輕蔑。

  江張氏最是受不得這樣的眼神,就好像他們低人一等一般。

  “桃子,你到底要做什么?”江張氏著急慌張,看著江桃的眼神帶著幾分兇狠?!澳闶遣皇枪室庀胍獞蛩N?,你明明不知道你二叔一家現在在什么地方,你就是想要騙我是不是?你這個……”

  一串咒罵就要出口,江桃轉過頭淡淡的看著江張氏。

  “娘,這里是京城!謹言慎行?!?br/>
  江張氏瞪大眼睛。

  “你這是什么態度!我可是你娘!來了一趟京城你果然是膽子大了,你現在都敢用這樣的態度和我說話了!你這個不要臉的賤蹄子,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br/>
  江張氏氣的夠嗆,要不是因為這里是京城,而且這里又是人來人往的,現在江張氏就要動手了。

  江桃不以為意。

  一個穿著玄色短褐的男子站在他們面前,笑盈盈的看著江張氏和江桃。

  江張氏下意識的將江桃擋在了自己的身后,警惕的看著面前的人。

  “是江太太和江桃小姐嗎?”

  江張氏剛想問這個人是誰,江桃已經看著這男子問:“你就是武訥?”

  武訥點頭。

  “是!小的武訥,奉老爺的命過來接太太小姐去茶樓說話!”

  江桃點頭。

  “煩請先生帶路!”

  “不敢!”武訥滿心雀躍,覺得江家的小姐和他們老爺完全不一樣。

  見江桃竟然跟著一個陌生的人走了,江張氏忙拉著江桃問:“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你怎么知道眼前的人是誰!你怎么就敢跟著這個人走!”

  “娘,沒事的!等你到了就知道我們要見的人是誰了!”

  江張氏一路上一直想要問,但又擔心帶路的這個人不是什么好人,會傷害他們。

  武訥帶著江張氏和江桃去了一個不起眼的茶館,一樓有一個花白胡子穿著打著補丁的青色長衫的老者在說書,有幾個茶客一邊喝茶一邊聽書,說到興頭處還能聽到一兩聲叫好。

  江桃只是看了一眼,就跟著武訥上了樓。

  二樓走廊盡頭的包廂,武訥將門推開,江桃和江張氏看著里面一個穿著玄色祥云紋直裰的男子站在窗前,腰間墨綠色的腰帶,一頭墨色的頭發用一根通體碧綠的翡翠發簪固定。

  看背影有些清冷的意思。

  江桃喉頭發堵,差不多過了十年吧!他們兄妹有十年沒有見面了!

  “這是誰?”江張氏只是覺得那個站在窗前的人很熟悉,但是卻想不起來是誰。

  那人回頭,江張氏瞪大眼睛。

  這人不是她被流放的二兒子江槐是誰?

  “槐……槐子?”江張氏聲音顫抖,十年未見,他的兒子如今已經這么大了。

  “娘!十年未見,您老人家一切可安好!”

  江槐上前,并沒有給江張氏行禮,只是將江張氏扶到了鐵杉木祥云方桌旁的椅子上坐下。

  武訥端了茶點進來,放在三人的面前,而后悄聲無息的退了出去。

  江張氏看著江槐,激動的半天都沒有說出話來。

  “你怎么會在京城,你不是應該在那個什么地方嗎?”江張氏可不會忘記,江槐是被流放了二十年。

  如今二十年的期限沒到,江槐怎么會出現在京城的。

  江槐看出了江張氏眼中的擔心。

  她娘還是和十年前一樣,并沒有什么改變。

  “娘,您不用擔心。我既然敢出現在京城,而且還能讓你們進京城,就說明我根本就不怕這些!”

  江張氏擔心的不過是江槐連累他們罷了,現在聽江槐這么說,這心里提著的一塊石頭自然也就放下了。

  馬上就反應過來江槐話中的意思。

  “我們來京城是你讓我們來的?”江張氏看著江桃。

  江桃只是笑笑,沒有接話。

  “若不是因為兒子,您覺得您和桃子兩個女流之輩能這么平安的到京城嗎?兩個女子的單獨在外想要進京城,若是沒有人護著,遇到的危險比你們想象中的要很多!”

  這也是鏢局為什么會生意好的原因。

  “……”江張氏完全被弄糊涂了。

  “娘,您要將桃子嫁給范家的那個傻子,我肯定是不愿意的!妹妹我還有其他的安排,您就不用擔心了!”

  江張氏一聽,回頭看著江桃,不悅的責怪:“既然你已經知道了你二哥的打算,你怎么不告訴我!要是我知道了,肯定不會讓你嫁給范家的人的?!?br/>
  江桃忙解釋:“娘,我也不知道二哥在京城,我只是想要來京城找三哥,讓三哥幫我想想出路!我也是在上了船之后才知道船上有二哥的人,二哥的人一路保護我們到京城?!?br/>
  江張氏聽著很不高興。

  “你怎么不早點告訴我!”

  要是早點知道有江槐的人在船上,她就不會憋著自己住最差的倉底了!能有好條件誰愿意吃苦呢!

  江桃沒說話。

  “娘,我需要你們這樣去找二叔一家!我沒有去江家村就是因為江家村認識我的人太多,就算是我能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京城,但我也要避開認識我的人。不然不僅我會出事,也會連累到你們?!?br/>
  這話算是徹底堵了江張氏想要去找江槐的想法。

  江張氏一聽,果然蹙眉道:“你不是說沒有事情了嗎?”

  “娘,現在我不叫江槐!我叫張安,是一個商賈!和我做生意的人都不知道我的身份,但我若是出現在二叔還有江晏的面前,那我就只能回庫票!我這十年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娘不希望我又變成以前的那個樣子吧!”江槐看著江張氏,有些無奈傷感。

  江張氏果然愣住了。

  “這么嚴重嗎?”

  “娘!若是我能光明正大的出現,我也就不會這么多年躲躲藏藏不回去找你們了。我這么多年雖然別的不行,但讓你們過上好日子還是可以的?!?br/>
  江張氏眼中晶晶亮,一看就是動心了。

  不論過了多少年,江張氏的自私都一點都沒有變。

  “那你現在要我們去找江大海做什么!之前我們和你二叔一家鬧翻了,你二叔他們不一定會接受我們的?!?br/>
  江槐冷笑。。

  “娘放心吧!二叔和二嬸最是善良,就算是江晏、宋憐懷疑,也不會將你們趕出去的!只要你們按照我說的去做,就一定不會失??!”

看過《農女要發家》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