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農女要發家 > 第八一零章 說服

第八一零章 說服

  江桃拿著信進了江張氏的房間,江趙氏正拿著范家送來的料子在身上比劃。

  聽到腳步聲,江張氏回頭看著站在門口的江桃,將手中的布料放下,微微有些尷尬。

  “你來干什么?”江張氏惱羞成怒,感覺自己剛剛的丑態都被自己的女兒看到了。

  她能貪財,能為了自己的私欲沒有良心,但這些都不能被自己的家人看到,更不能被說。

  “娘,我來是為了三哥的事情?!?br/>
  說到江帆,江張氏的臉色更臭了。

  “提那個白眼狼做什么?”

  江張氏拉長了一張臉,反正不論江桃說什么,她心里都覺得厭煩。

  “娘,您知道三哥考中了舉人的事情嗎?”江桃將手中的信舉起來看著江張氏。

  “你想說什么??!江帆考中了舉人和我們有什么關系,以前江帆就和我們不親近。我們那么省吃儉用的供著他讀書,結果呢!不就是說了他兩句就尋死覓活的,這樣的忘恩負義,不要臉的下賤東西,就算是考中了舉人也不會對我們好?!苯瓘埵瞎虉痰恼J為只要是不聽她的話的人,都是不要倆,沒有良心的。

  包括她的孩子和夫君,以及張家的那些娘家人。

  “娘,不論怎么說三哥都是我們的家人不是!而且三哥考中的舉人,說不定明年就要下場考進士。若是考中了進士,那三哥就能做官了?!?br/>
  江桃盡可能的想要說服自己的母親。

  “那有什么!你想要說什么!你三哥就算是現在已經做了官,你也一樣要嫁到范家去!”江張氏一瞬間就摸清楚了江桃的打算。

  不就是不想要嫁到范家嗎?這件事不用說她就知道江桃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江桃眼睛微瞇,心中沉淀了幾分,這才接著道:“娘難道就只有這一點野心嗎?”

  江張氏看著江桃,不悅道:“你什么意思!”

  “沒有什么意思!娘,三哥在京城多年,如今應該早就已經認識了不少人了吧!娘看到的只有永興城的那一畝三分地,所以您看到的只有范家這樣的人家!可京城多得是達官顯貴。二叔一家如今已經在京城扎根,難道就沒有相熟的達官顯貴嗎?娘難道就只想要這不到五十兩的聘禮嗎?”

  江張氏咽了口口水,江桃的話她聽得很清楚,但又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你想說什么?說來說去,不過不想要嫁到范家去罷了!難不成你覺得你還能嫁到京城去做個官太太不成!我們江家祖墳沒有埋得這么好,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江張氏雖然貪婪,但她知道什么事情是他們能做的,什么事情是他們不能做的。

  江桃想要嫁到京城,這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娘沒有試過,怎么就知道這法子不可行呢!您是愿意放手一搏,去京城試試機會!還是愿意就拿著這五十兩銀子,將你的女兒賣出去!”

  “你說話怎么這么難聽,什么叫我把你賣出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br/>
  江桃聽著這話就覺得惡心。

  為了她好,為了她好她娘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嗎?根本就是為了自己的打算。

  一般人都說父母是為了孩子考慮,所以一輩子積攢下積蓄也是為了他們。

  但他們家似乎不是這樣,不論是她還是幾個兄弟都只能為了母親的意思而活著。只要違背一些,那就是不要臉,無恥!都是白眼狼,看著就惡心。

  這些話她都已經聽了無數遍了。

  “娘!若是我們去了京城,以二叔和二哥在京城的勢力,肯定不會只讓我嫁給一個癡兒!范家是商賈,最是精于算計。您想到的不過是我嫁進范家之后,能給您帶來好處,但以范家人的性格,您覺得他們會讓我將范家的銀子拿出來貼補娘家嗎!即便是我生下了孩子,以后繼承了范家,范家還有那么多人在,他們會讓我拿銀子補貼娘家嗎!您用了五十兩銀子還有這幾盒糖果點心,幾匹布就將你女兒未來的一切可能都放棄了!您想想,劃算嗎?”

  江張氏心動了。

  可那看不到的東西和現在能看得到摸得著的東西選什么,江張氏有些為難。

  更何況,大房和二房之間因為老太太的原因而交惡,這么多年都沒有恢復往來。要是現在她推了范家的親事,去了京城空手而歸,豈不是兩邊都不能討好。

  江張氏心中糾結,江桃看著心中著急萬分。

  看來不能只單靠著口頭上的話來說服她娘了。

  “娘,二叔既然能在六年前接受三哥!現在一樣能幫組我。二叔一家不會那么無情的人?!?br/>
  “哼!”江張氏冷笑?!安皇沁@么絕情的人,你看看這幾年來江大海做了什么!他們家一個管事都能出手闊錯,我們呢!整天想著從牙縫里擠一點銀錢出來!江大海就是最絕情的人?!?br/>
  “娘,總要試試不是嗎?左右還有幾個月才會我才會出嫁!若是我到了京城還是一樣沒有出路,我就認命回來嫁給范家的那個兒子。你知道的,我好說話,但脾氣也倔!您是愿意讓我心甘情愿的嫁過去,還是讓我和范家一開始就對著來呢!”

  “你現在膽子大了,竟然敢威脅我了!”

  “娘,我從來不愿意如此,但我也要為了前程而努力!您若是不愿,我只能和三哥一樣懸梁自盡了!您總不想養了十幾年的姑娘一夕之間沒了性命,而你也落得一個雞飛蛋打的結果吧!”江桃從來不愿意和她娘對著來,因為最后難過的還是她。

  可現在不一樣。

  “你現在果真是膽子肥了,知道我要對范家有個交代,所以就敢逼著我了是吧!我還是你娘,你的那些招數你以為我不知道!我想要將你塞進花轎不過是輕輕松松的事情,等你進了范家!聘禮我都已經收了,你還能如何!”

  江張氏心中害怕江桃真的尋短見,可是又不想認輸,不然以后江樟見樣學樣可怎么是好。

  “娘!難不成您覺得我一輩子就值五十兩嗎?在您看來只要有這五十兩就夠了嗎?”

  ……

  江桃面無表情的離開。

  江張氏陷入了糾結,她當然是希望能多一些銀子。

  但安于現狀和放手一搏,卻是太難選擇了。

  江桃知道他娘一旦不知道怎么決定的時候,肯定會找他爹商量。

  所以在之前就已經和他爹通氣。

  “老頭子!”江張氏睡不著,就推了推江大山。

  江大山迷迷糊糊的醒過來,嘟囔了兩句。

  “干啥!人家剛睡著!白天地里忙活了一天,晚上你還不讓人睡覺!”

  “快醒醒,我有話要和你說!”江張氏揪著江大山起來。

  江大山嘟囔著坐起身,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什么事?”

  江張氏將江桃的話告訴了江大山。

  “你說,我該怎么辦?是答應了范家,還是讓江桃去京城!”

  “帆子考中舉人了?”今天江桃沒有將這件事告訴父親。

  “是??!考中了舉人!我們現在不是要和你說這個,我要和你說的是桃子的事情。我都已經收了范家的聘禮了,現在讓桃子去京城會不會被范家的人罵!要是我們去了京城沒有什么結果,那到時候要怎么辦?”

  回來不是要遭到范家的報復嗎?

  “怕什么的!范家送來的銀子你先不要動!你們去京城,就算是范家有話說我們家現在已經有了一個舉人了,他們該敢怎么樣!就算是你們從京城回來,有帆子的這層身份,范家也不敢怎么樣!”

  江張氏聽著江大山的話,心里的那顆石頭算是徹底落下了。

  對??!幾個月的時間,完全足夠去一趟京城,沒有什么收獲再回來就是了。

  有什么好擔心的。

  江大山見江張氏沒什么問的,就直挺挺的倒下去接著睡了。

  次日,江桃有些忐忑的起床。

  不知道昨晚上他娘到底是怎么想的,若是他娘今天還是這么說,那她就只能去找鄰村的神婆了。

  攥著自己好不容易存在的二兩銀子,江桃手中汗涔涔的。

  先去廚房做了早飯,叫了爹娘過來吃飯。

  江桃握著餅子,吃的心不在焉的。

  “快點吃!桃子,吃完了收拾東西!你三哥考中了舉人,不論怎么說我都要去京城一趟!不然你三哥真的當了官,還不只知道巴結你二叔一家!我生的兒子,怎么都要回報回報我才是!”江張氏一臉嫌惡。

  這樣理所應當的語氣,真是讓江桃覺得厭惡惡心。

  她三哥能有今天的際遇都是因為二叔一家的幫扶,她娘從來看不到這一點。

  但現在只要能進京,什么都無所謂了。

  吃了飯,江張氏要江大山去聯系船,因為銀錢有限,所以江大山只找到了一個貨船。

  兩人下午就去了碼頭準備離開,剛上了船,得了消息的范家人就趕到了碼頭,看到的只有遠去的船尾,和高聳的船帆。

  “你們這是什么意思!”好在范家的人看到了在碼頭的江大山,忙抓著江大山問情況。

  “我的三小子寫信回來說考中了舉人。所以孩子他娘就帶著孩子去京城看三小子去了!您別著急,等看了三小子他們就回來了?!?br/>
  “江帆考中了舉人?”范家人一臉驚愕。。

  “是!麻煩你們回去說說,過幾個月他們就回來了。到時候再討論婚期!”

看過《農女要發家》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昨天走势图 手机上买中国福利彩票 秒速赛车官方开奖视频 七星彩计划网页版 乐彩甘肃快三 玩快3不贪心每天赚几百 四川快乐12遗漏 上海时时乐计划软件 st科龙股票行情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