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真是大昏君 > 第四十九章 朱小頭問世,鷹銃擴充(求月票啦)

第四十九章 朱小頭問世,鷹銃擴充(求月票啦)

  壓抑住心中的激動,朱由校伸手取過銀元,仔細觀看。

  銀幣正面是皇帝陛下戴著十二旒冕冠的側面頭像,頭像上是呈半環形環繞的“大明天啟三年制”字樣。

  嗯,不能像畫上那么真切,但也能看出朕的年輕英武吧?

  除了沒有袁大腦袋又光又大外,朱由校還是很滿意的。翻到背面,他露出了笑意。

  兩條蟠龍環繞在銀幣周邊,生動又形象,且氣勢威嚴,龍口對著一圓形火珠,是二龍戲珠的造型。

  中間則是一個圓環,環內是“壹兩”二字。

  孫元化覺得時間過得很慢,慢得信心滿滿的他竟有點忐忑。

  “甚好?!苯K于,皇帝的聲音響了起來,讓孫元化的心一下子落到實處,不由自主地輕吁出一口氣。

  朱由校放下了另一枚小銀幣,正面是瞪目張口的龍頭,背面是嘉禾捧“中圓(半兩)”。這個形制比較簡單,但圖案也甚是清晰醒目。

  兩枚樣幣都是直齒邊,這更讓朱由校感到喜悅,笑著對孫元化說道:“澆鑄和機制混合,朕沒猜錯吧?”

  “萬歲睿智,正是如此?!睂O元化躬身說道,臉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傳統鑄錢是在高溫下操作,也就是澆濤法。而機制打壓可以在常溫下進行加工,優勢明顯。

  但在當時,想全部采取機制工藝制幣是不可能的。盡管意大利人已經發明了一種螺旋式壓機,為教皇制造圖案文字完整的金幣。

  而孫元化和傳教士們反復研究,造出了利用畜力的沖壓機,用于剪料和錘打,已經是巨大的技術進步,極大地提高了效率。

  朱由校當然也知道這樣的沖壓機動力不足,而成色足的金銀還是比較軟,又有坩堝鋼做出的堅硬模具,才能應用成功。

  但要想沖壓鋼鐵,除了發明蒸汽機,就只能筑壩蓄水搞水力沖壓設備。在時間和投入上,朱由校卻是有些等不得了。

  “每一次進步都是可喜的?!敝煊尚R呀浤軓漠敃r人的角度來看問題,也能理解孫元化的得意,“相信在鑄幣過程中,還能找到不足,繼續改進?!?br/>
  伸手點了點孫元化,朱由校調侃般地笑道:“孫卿又立功勞,且先回去加緊鑄幣,讓朕好好想想如何封賞?!?br/>
  孫元化趕忙躬身告退,心中喜悅激動。

  別看圣上沒有馬上封賞,但玩笑之語卻更可貴,說明皇帝的贊賞和信重,已不把他當作一般的臣子。

  殿內,朱由校又拿起樣幣左右端詳。

  然后,他兩指輕拈,用力吹了口氣,馬上放到耳邊……

  臉都吹綠了吧?

  朱由校知道銀元不可能是假的,也知道自己的耳朵沒聾??粗掷锏你y元,他翻了翻眼睛,猛然上去咬了一口。

  嘿,把“朱小頭”咬出牙印了吧!果然是真的,成色很足,這個辦法多簡單。

  朱由校嘿嘿笑了起來,一抬頭卻看到李成成抱著貓傻站在殿門處,眼睛直愣,臉現驚愕。

  眨巴眨巴眼睛,朱由校把銀幣往空中一拋,然后左手接,右手拍,把銀元合在掌中。

  “過來猜正反面?!被实酆芡赖貙畛沙煞愿赖溃骸安洛e了罰你?!?br/>
  哦???!李成成后悔自己進來的不是時候,也后悔自己表現得太明顯。

  微扁著小嘴,丫頭可憐兮兮地蹭了過去。

  ………………….分隔線………………….

  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戰爭就是如此,世事便是如此。將軍或名留青史,或赫赫戰功,都是千千萬萬士兵的生命換來的。

  而士兵是那么渺小,為國征戰、捐軀沙場,絕大多數卻連名字都沒有留下。

  不僅是無名,連吃飽穿暖都曾經是奢望,更不要說足額的餉銀,以及完全的裝備了。

  但這一切,都在今年悄然發生著改變。感受最明顯的,則是從難民叫化軍逐漸成長為與建奴作戰的主力,僻處海外的東江鎮。

  長槍刀盾紅胖襖,這是東江開鎮成軍的裝備。對于叫化軍來說是雪中送炭,對正規軍來說則很寒酸。

  但升級的速度卻很快,盔甲在數月后便補齊,火槍不斷裝備,大小戰船也有了數百艘之多。

  現在,還未入冬,棉衣、棉鞋、手套、頭罩、鐵面等物資,就源源不斷地運來,根本不用將領操心冬季作戰的困難。

  朝廷的組織高效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皇帝能想到前線作戰的官兵,并提前籌措布置。

  后勤的保障,增強了東江軍的實力,更使所有的普通士兵得到了恩惠。

  不必諱言,如果糧草物資窘迫,最受苦的就是他們。軍官將領的待遇總會比他們要好一些,從古至今,都是一樣。

  張小喜套上頭罩,就是露出兩只眼睛的毛氈口袋(東北老頭帽),既防寒又能緩沖鐵面貼臉的不適。

  看了看已經涂畫得亂七八糟,象惡鬼又象白臉奸臣的鐵面具,張小喜卻是很滿意。

  把鐵面具扣在臉上,把繩子在頭后綁緊,張小喜轉著頭四下打量。視線雖然稍有些阻礙,但他覺得自己肯定很威武很嚇人。

  哼,哼!再跟建奴打,嚇尿的該是他們了吧?

  張小喜瞪大眼睛,做出兇惡的樣子。盡管有鐵面具遮擋著,別人并看不到。

  梆,腦袋上被敲了一下,張小喜趕忙轉頭,又趕忙摘下鐵面和頭套,賠著笑臉施禮叫道:“長官?!?br/>
  馮大鐵點了點頭,說道:“試好了就收起來,不合適就讓工匠修整?,F在還用不上,可也別弄丟了?!?br/>
  長官的威嚴已經有了,可不是靠什么軍服和職銜。而是臉上暗紅的傷疤,就象是閃亮的勛章,在軍隊中誰敢不敬服。

  “是,小的這就收好?!睆埿∠补Ь吹貞?。

  馮大鐵打量了一下這個年輕人,似乎對健壯不少的身體感到滿意,開口說道:“朝廷給咱們部隊又運來了一批鷹銃,雖然你之前沒被選中參加訓練,但這次想不想試試?”

  “想!”張小喜沒有絲毫猶豫,臉上現出喜色,他是打心眼里喜歡那個威猛的家伙。

  馮大鐵笑了笑,說道:“聽說這次的鷹銃有了改進,對士兵身體的要求降低了。沒準兒,你真能被選上?!?br/>
  張小喜咧開了嘴,笑道:“那一定的呀,我最近練得可很辛苦——”說著,他彎起手臂,向長官展示,“長官您看,這肉疙瘩都鼓起來了?!?br/>
  馮大鐵伸手拍了拍,點頭道:“嗯,不錯,是個壯小伙子了,明天好好表現?!?br/>
  說完,馮大鐵也不廢話,轉身走了。

  看著長官離開,張小喜眨巴眨巴眼睛,伏地做起了俯臥撐。

  嘿,嘿,鷹銃是俺的,一槍就打得建奴血肉橫飛!

  ………………..

 ?。?。:

看過《我真是大昏君》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