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我真是大昏君 > 第四十四 御用筆桿子,某能打三個

第四十四 御用筆桿子,某能打三個

  所謂公論,在一定程度上能反映民意。但多數時候,民意卻是由生員等造作出來,并由鄉紳和生員掌控的。

  朱由校對此看得很清楚明白,后世也有很多這樣的例子,比如雇水軍造謠來操控輿論導向。

  在教育普及率很低的明朝,老百姓就更容易被忽悠,成為人家手里的刀而不自知。

  比如老董被焚宅趕跑,就被地方官定性為“難發于士子,而亂成于奸民”。

  而在明朝后期,生員與鄉宦勾結,公然篾視官府和官員,甚至凌辱驅逐的事情也不算少見。

  那個先是應社,后是復社領袖的張溥,就與蘇州府推官周之夔論戰,生員們則起哄張貼檄文驅逐周,迫使周之夔改任吳江知縣。

  生員們還不罷休,又跑到吳江舉行排周驅周運動,終使周之夔不安于位而辭職。

  在江南,特別是蘇松兩府,生員們尤為囂張,目無法紀已極。這與朝廷和官府對他們的處置過寬,往往從輕發落有很大的關系。

  所以,朱由校一方面通過報紙斥責生員們的種種不法,一方面派出東廠為耳目,準備實施精準打擊,用嚴懲以儆效尤。

  現在,朱由校的底氣是越來越足,不僅僅是對軍隊的掌控,還有各方面人才的收攏效力。

  朕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有好幾個筆桿子在搖旗吶喊呢!

  “魏卿此文做得不錯?!敝煊尚I跏菨M意,含笑頜首,對躬身肅立的侍讀學士魏廣微說道:“淺顯直白,老百姓也聽得懂。下一期就登報刊載吧!”

  “微臣遵旨?!蔽簭V微躬身領命。

  魏廣微是萬歷三十二年進士,還是翰林院的庶吉士,也就是從進士中再選拔的精英。

  在才學上,魏廣微沒啥說的。品格嘛——嗯,關鍵是還會來事兒。

  《大明論壇報》沒出幾期,小魏(和老魏區分)就看到了機會,那投稿投得叫一個勤快。

  不僅投搞勤快,小魏還很體察圣意。文章加了標點符號,中心思想也貼近皇帝要弘揚的主旋律。

  功夫不負有心人哪,朱由??吹搅?,記下了,把小魏這個歷史上有名的閹黨收到麾下。

  別的不說,小魏聽話呀!讓他往東不向西,讓他打狗不攆雞。話不用多說,人家就心領神會,朱由校用起來真是省心又舒心。

  現在,小魏已是侍讀學士,相當于秘書,還兼報紙主編。官職不算高,卻是真正的天子近臣。

  “還要加大宣傳的力度,揭露不法生員士紳的劣跡,以及結社成幫、黨同伐異的危害?!敝煊尚@^續交代著,“明年,朕要推行一些新政策,不想遇到太大的阻力?!?br/>
  “微臣明白?!蔽簭V微恭謹地答道:“萬歲要興利除弊,要重振國勢,微臣愿效犬馬之勞?!?br/>
  這個態度多好,朱由校點頭贊賞,說道:“魏卿推薦的倪文煥,朕準了,先做個中書舍人吧!”

  “微臣代其謝陛下隆恩?!蔽簭V微跪倒叩頭,心喜不已,薦人得用,這不正表示了萬歲對自己的信重。

  朱由校揮退了魏廣微,臉上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

  在史書上,魏廣微和倪文煥雖然有才學,卻應該被定義為諂臣佞臣。

  但不管是秘書,還是狗頭軍師,朱由校還是需要的。

  人盡其才,物盡其用。就看上位者如何定位,如何合理地使用了。

  至于軍國大事,朱由校自然不會指望這兩個人。從兵部到地方軍鎮,可都是用的實打實的能臣。

  可用的人才不少,還有這些武進士——明天該是殿試了呢!

  朱由校想起其中的那個名字,不禁又沉吟起來。

  ………………………

  酒樓內,幾位武進士正在開懷暢飲。

  與文人不同,武進士雖然也讀書識字,但更偏重武學,性格也是豪爽的多。推杯換盞,嗓門洪亮,氣氛更顯得熱烈。

  “吳兄是遼東人,熟悉那里的情形,定是能派到遼東?!逼菔拦獠粺o羨慕地舉杯敬酒,“正是男兒馳聘疆場的好地方,令人羨慕??!”

  吳襄回敬一杯,謙遜道:“朝廷分派,未必以原籍為準。再者,除了遼東,建功立業之處亦不為少?!?br/>
  徐如彬在旁插話道:“雖說如此,但在遼東得軍功的機會還是更多一些。光今年,就已經與東虜交戰數次,建功得賞者極多?!?br/>
  嘉定人士須之奇說道:“某以為戚兄所說的有理。朝廷應是會考慮籍貫,畢竟熟悉地形地勢,適應氣候環境,也是很重要?!?br/>
  在眾人當中,須之奇的文化水平比較高,他是文秀才出身,因膂力過人、武藝出眾,才轉應武科。

  或許是這個原因吧,須之奇為人比較倨傲,不善逢迎。和眾人一起吃酒,關系倒也一般。

  戚世光見須之奇贊同自己,便笑著舉杯示意,說道:“其實,無論朝廷分派到何地,都要以練兵保境安民為己任,不負軍人之責?!?br/>
  須之奇笑著舉杯,表示贊成。

  “某看這具體分派,還要看入武學之后的表現?!眳窍宄粤藘煽诓?,緩緩說道:“步騎炮三科,不知諸位屬意哪科?”

  看眾人望著自己,露出思索之色,吳襄繼續說道:“若是騎兵科,怕是多要留在北地;炮科嘛,聽說水師也需要;步兵科,就不好說了?!?br/>
  “不會是自由選科吧?”戚世光不太確定地說道:“若有哪一科無人去學,如之奈何?”

  須之奇沉吟著說道:“某覺得,應該是按特長來分配,這樣學起來也快?!?br/>
  說完,他不禁笑了起來,說道:“現在想這些是不是過早啊,明日就是殿試,咱們爭取奪個武狀元才是?!?br/>
  吳襄苦笑了一下,說道:“若無武學的競爭,倒還有些希望?!?br/>
  徐如彬點頭稱是,不忿道:“他們已經學了月余或數月時間,卻跑來與咱們爭,真是好不要臉?!?br/>
  “若論真實武藝,不比其他,某能打他們兩三個?!逼菔拦饣瘟嘶胃觳?,開著玩笑,心里卻是相當地自信。

  俗話說“窮文富武”,還真是很有道理。

  戚世光便出于富家,自幼聰明伶俐,不愛讀書,卻喜歡習武。家人為其請名師教授,武藝大增,且身材魁梧,舉止有威。

  眾人發出一陣哄笑聲,可笑聲還未停下。另一邊靠窗的屏風便被大力推開,幾個壯實的年輕人臉色不善地走了過來。

  隨后,這邊圍擋的屏風被猛地打開,在眾人轉過去的目光中,一個年輕人瞪著眼睛,大聲道:“哪個混蛋在吹牛,能打兩三個武學的?!?br/>
  戚世光看這幾個人的服飾,猜測是武學的人,不禁有點小后悔。他也是要進武學的,可卻把師兄或學長給得罪了。

  但被人家逼到跟前問,戚世光也不能慫了,一咬牙站起身,不甘示弱地說道:“某說的,如何?”

  吳襄趕忙站起,拱手道:“喝酒聊天,言語玩笑,若有不當之處,還望各位勿要見怪?!?br/>
  過來興師問罪的是徐三少,為了不回南京,也為了武舉會試,他和一部分觀摩團的學員從西南趕回了京師。

  也是湊巧,他們也在這酒樓吃酒,卻聽到有人口出不遜,小瞧武學。年輕人火氣盛,按捺不住便上來質問。

  徐三少沒理吳襄,伸手指了指戚世光,說道:“敢說就別裝熊,要不你現在賠罪,要么手底下見真章。也不是要人多欺負你,就咱倆,找個地方比劃一下?!?br/>
  “比就比,還怕你不成?!逼菔拦庀蚯斑~了一步,說道:“你說在哪,某奉陪?!?br/>
  徐三少一聲冷笑,說道:“不遠,就在左近。隨某來,偷跑的不是好漢?!闭f著,轉身就走。

  戚世光向著有些目瞪口呆的眾人拱了拱手,說道:“諸位安坐,某去去就回?!?br/>
  眼看著戚世光大步離去,眾人趕忙起身跟隨。

  雖說是戚世光言語失當引起的麻煩,可大家一起出來的,沒有讓他獨個去的道理。

  ……………………

  朱紅色的大門緩緩開啟,鼓樂聲再度奏響,武進士們在官員的引領下,走進堂皇而威嚴的紫禁城。

  兵部尚書兼主考官孫承宗陰沉著臉,立于丹陛之上,接受武進士們參拜時也只是勉強笑了笑。

  孫大人的目光不時掃過幾個武進士的臉,鼻青臉腫的模樣兒讓他心中氣惱,可又無可奈何。

  這幫家伙,就不能給老夫省點心。要不是已經上奏萬歲,時間緊迫,非得給他們除名不可。

  徐三少不時擠著皺著熊貓眼,不是使眼色,是不舒服呀!

  戚世光則時不時地抽抽臉,頰上的一塊淤青表明他也不好受。

  其他幾個武進士也都帶點傷,比這兩個家伙輕,可仔細瞅也能看得出來。

  單挑變群毆,要不是五城兵馬司的人趕到,這幫家伙比現在還狼狽。

  本來是挺令人興奮激動的殿試,現在倒讓他們心中忐忑,也甚是后悔。這副樣子算失儀嗎,讓萬歲看到,不會降罪責罰吧?

  等待的時間并不長,皇帝陛下便駕臨并頒下圣諭。

  在禮部、鴻臚寺官員的帶領下,武貢士們隨著宣旨的內官進入大殿。

 ?。?。:

看過《我真是大昏君》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