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天才要被氣跑了 > 第672章 吞噬星艦(6)

第672章 吞噬星艦(6)

  尤風楚一手指向身旁的張堯。

  “這位老兄,他的麾下,損失了一百多名行動組成員!

  那可是一百多條活生生的人命,也是一百多個家庭的牽掛。

  然后就為了一次任務!

  哎,老陸,不是我說你壞話,想想當年你和林衛兵鬧騰的時候,你告訴我,你的基地死了幾個人!”

  話鋒一轉指向陸賢。

  陸賢舉起手來,一個空心的拳頭。

  “看吧!零死亡!”尤風楚說著又用手掌指向烏極方:“這位!我們第三基地難得一見的科學顧問大人。

  他因為自己的實驗所需,出任務死去上百人這件事,他三天三夜昏睡不醒!為什么?

  那是因為有人給他注射了鎮定劑,他自責,他自責因為自己的實驗導致上百人失去了性命!如果不是有老張手下的醫療隊看護,怕是這家伙早就在三個月前,就以死謝罪了!

  但是他沒有,他堅持著,堅持把那個我們不知道什么情況的試驗任務給搞定。足足等了三個月。

  怎么樣?老張,實驗數據你拿到了吧?”

  張堯低著頭,在一旁默默的不做聲。

  尤風楚抬腳踢了一下他的椅子腿。

  張堯這才哽咽的點了點頭。

  “嗯,他承認了,好!那么我說兩句,試問這位不想再連累,或者用什么形容詞來表達他當時的此情此景的心境的感受。他怕了,為什么怕?是怕自己死掉嗎?不是!

  他怕自己的緣故,再搭上任何一個人的性命,他都是一生的愧疚!”

  張堯補充著:“他現在已經開始愧疚了,甚至已經形成了,可以愧疚一生的自責?!?br/>
  一想起那活生生的一百多人,烏極方此刻眼角含淚低下頭去,雙手握緊拳頭撐著桌沿,埋頭不想讓大伙看到自己男兒淚的臉。

  陸賢眉頭皺了起來,心中激蕩不已。

  尤風楚抿嘴點著頭:“所以我們應該成全他!讓他走,按道理我們是不會讓他走的。

  因為這是我們第三基地存在的意義。

  保衛地球,守護地球,我們需要大批的有志之士,加入進來,成為我們人類最強的護盾!

  有人說我們第三基地是杞人憂天的組織。

  呵呵,我就呵呵了!真要是到了哪天危險降臨,還是我們人類無法用現有手段所抵御的時候。

  到那時候這一個星球的人,可怎么辦?誰來管?等死嗎?

  幾千年,幾萬年,哪怕是幾十萬年的地球安寧,就滿足了?

  不,我們滿足不了,因為或許幾十萬年過去,在幾百萬年,亦或者更久遠的未來,總會有那種可能性,我們地球人的科學文明水平過于落后。

  然后浩瀚的宇宙間,有外來侵襲的,高于我們的文明,打算將地球隨意魚肉!

  在那一天,我希望我們第三基地可以扛得起這桿大旗!為了地球和地球人的利益,我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甚至不擇手段!

  宏偉的道路上,總會有死在路旁,看不到終點和輝煌的同伴。

  烏極方先生,我請求你離開,可以,但是沒人可以保證你走之后不會受到危險!

  一旦你死了,我們就要尋覓…不,是一旦你離開第三基地,我們就必須尋覓下一個科學顧問。

  我們不是怕你把第三基地的存在泄露出去,我們也不是怕你在這里受了委屈,出去之后飛黃騰達,來找我們報復。

  你不會的,因為你沒有受到委屈,你受到的,只是三個月前讓你深感自責的那次意外事件!”

  烏極方雖然很動容,可是完全聽不懂,對面尤風楚說的這一大堆,到底是讓自己走,還是不放自己走呢?

  他沒有判斷出來。

  談小平卻低頭抓著烏極方的胳膊,搖晃幾下:“哎,別走了吧?”

  烏極方抹一把眼淚。

  陸賢此刻終于回頭與背后的“義子”對視一眼。

  銅朝瞇著眼睛,不太明白義父是什么意思。

  陸賢低聲道:“有什么要交代的嗎?現在都攤牌了,他不是自私?!?br/>
  銅朝眼看周圍所有人,低聲道:“要說嗎?”

  “是你說還是我說呢?說了,我們可能出不了這個門了!不說,那就爛在肚子里?!?br/>
  陸賢,就是鄭星玄,因為這里的陸賢是假冒的。

  七神兵里邊除了量子人有洞察力,再就是海勞的感知力,其他人,全都是莽夫。

  高于第三基地力量,造就林衛兵的鄭星玄,自然也清楚那天發生的事。

  他甚至知道,烏極方想要離開,完全和尤風楚說的這一套鬼話,根本沒有半毛錢關系。

  他離開,就是為了自己的私有所得。

  但是尤風楚不像是看不出來的那種人。

  當烏極方落淚的那一刻,鄭星玄假冒的陸賢,就徹底明白了。

  與銅朝對話之后,他有了答案。

  點了點頭,讓銅朝繼續沉默。

  此刻尤風楚說的夠多的了,談小平看著抹眼淚之后的烏極方坐好端莊儀態。

  他咳嗽一聲清了清嗓子,大聲再次問著:“你確定還要離開,是嗎?”

  烏極方點了點頭。

  陸賢一拍桌子:“不準走!你要走,我就把你擄走!讓你成為我的提線木偶,你不聽話,我就拿你老婆威脅你!龍族的秘密,要么你自己研究出來,第三基地共享!

  要么,我用我的方式,讓你給我做研究,最終實驗成就,要不要交出來就由不得你了!”

  這話一出,大家都恍惚了一下。

  千城啊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我說,你這老家伙,還要點臉嗎?你又不是……”

  談小平一把按住千城的胳膊,千城這才想起來,自己差點就說溜了嘴,把鄭星玄假冒陸賢的事揭發掉。

  不過想想,這番話的確是陸賢會真實做得出來的,但是他那種混蛋,是絕不可能這么直言不諱,說出來讓大家知道。

  哪怕所有陸賢不好的和背后暗算人的勾當,都是路人皆知,陸賢本尊,也不會說出來的。

  最基本的臉面,他還是要的。

  可是即便如此,陸賢背后的銅朝,也沒有覺得哪里不太對勁兒。

  “咬人的狗不叫,他既然說出來了,就一定不會這么做的!你放心,他就是想用這個方式,把你留下來?!闭勑∑桨参恐?。

  陸賢大吼道:“我絕對會這么做,我發誓!我要不這么做,我陸賢就不得好死!”

  千城抬手拍一把腦門,口中碎碎念道:“可不是么,這毒誓叫你發的,真是倒了血霉了?!?br/>
  烏極方心中打定主意了,這次就算是所有人跪下來求他,他也不會留下來的。

  但陸賢說的話,似乎當著這么多人,他應該不會說說而已。

  留下,被束縛的科研。

  離開,被威脅的緊迫感。

  左右為難的時刻,烏極方借著先前尤風楚給自己貼金的那番話,起身朝著陸賢鞠了一躬。

  “陸總,我烏極方平生和您無冤無仇!如果您非要對我做那種事的話,那就請便吧!

  我,還是要走的!

  因為我在三個月前就發誓過,我絕對不會再讓第三基地的人,因為我自己提出的科研項目,在做實驗準備先前條件的時候,甚至之后,因我而起的再死一個人了!

  我烏極方賤命一條,不配拿他人的性命兒戲!”

  尤風楚一下癱坐在椅子上,心中暗罵:該死的混蛋,你可真是接的一手好牌??!這把你給偉大的,你自己是有多高尚,心里一點數沒有嗎?

  此刻,尤風楚看向陸賢,幾乎是所有七元老都看向陸賢。

  陸賢直勾勾的盯著烏極方,烏極方也直勾勾的盯著他。

  突然陸賢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我逗你的??!走吧走吧走吧!難得我們第三基地有你這么血性男兒,得不到就毀掉,放心那種事我才不會做呢!哈哈哈……”

  眾人也都明白了一條共識的方向。

  最后,談小平組織投票。

  結果同意烏極方離開的人,七元老全票通過。

  他們身后的七神兵,完全摸不著頭腦,心想這些老東西開會,就開了個這?!

  雖然第三基地同意烏極方離開,可他們也有一個先前條件,那就是再等一等。

  因為他們,想看到龍蛋孵化之后出生的那一刻。

  烏極方也毫不避諱,說差不多一個月左右,龍蛋就要破殼了,現在龍蛋里邊的小龍,已經成型了,但眼睛還沒有睜開,等眼睛完全有了視覺能力,大腦神經回路也逐漸進化成熟,破殼就在一個月之后的某天。

  于是大家都興高采烈,準備著在一個月之后,去青羅基地做客。

  這一場因為辭呈,要確定是否讓烏極方離開的決定會議,就這么完全沒什么實質意義的決定了。

  可是真的能說走就走嗎?七元老的人他們都沒人知道。

  會議在場的人里邊,起碼鄭星玄覺得不可能。

  他只不過是冒充一下陸賢,把陸賢會做的事,提前給烏極方打過招呼了,相當于提前暗示一番,預防針的作用。

  至于烏極方信不信,當不當真,那是他的事,等真的發生了,就不能怪大伙兒事先不停性,不夠義氣了。

  鐵囚基地的專機,送別了七元老和烏極方所有人,陸賢本尊早在他們會議進程中的時候,就早早的離開了這里。

  只是大伙兒都離開后,鐵囚基地這里,變身的陸賢重新恢復了本來面目。

  鄭星玄和談小平私底下見了一面。

看過《天才要被氣跑了》的書友還喜歡

捕鱼达人3单机电脑版